醉无眠

|・ω・`)唔……

是个三分钟热度杂食者哦。

有交流恐惧症。很想交朋友但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怎样才能做一个让别人喜欢的人。

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喜欢电音和鸟类。把喜欢的东西写进来…有些幼稚吧。(´๑•ω•๑`)

cp@一切都是命运。是陪伴着我的天使。(*/ω\*)

FROZEN.

●监禁 虐待 中二病
●人物死亡
●人称诡异
●看到觉得雷的话很抱歉……


你领着他来到你的宅邸。一路上他很顺从,并一言不发。蓝色的眸子很安宁,看起来他是那样的信任你啊。

……

你把那人的外衣剥去丢进冰室,几小时后再抱出来让他品尝自己的体温 难以置信的是那个家伙还是紧紧抱住了自己——是不记得受到的虐待,还是只是因为实在需要另一个人的体温让他暖和过来?你思索的时候他开始行动了 床板发出轻微的吱呀声,伴随着轻微的棉织品出现褶皱时发出的声响。会这样发展,只是因为欲求不满而自己正在他身边。你依旧是面无表情,迎合了他的一个拥抱。暴露在空气下的肌肤溢出热量,同时得到了一个有温度的吻。他的动作很温柔,也只是因为冻僵了难以行动而已。

相拥而眠一夜,第二天醒来,等到他的身体褪去炽热,又把他关进冰室 那扇金属门后面有的只是冰冷的大理石板和白墙,你想象着他的身体和神智在低温中一点点崩溃的样子,内心很平静。这扇门后从来没有出现过将死之人为了求生疯狂锤砸锁着的门的声音,他很安静。只是偶尔会轻轻用食指关键扣响那道封锁的屏障。你知道他的手指已经冻得通红,似是要滴血。你能想象他的关节毫无血色的样子,那双曾经比自己有力多少倍的手会有一副垂死之人的模样。一开始你对他置之不理,渐渐,闻声便会说一声"我在"了。他也会轻声回应一个"嗯"——带着颤音。听声音应该是走过来靠着门坐下了,然后一切便回归寂静。

拿出来,放回去。这样的事做了好几次,他的身体状态明显越来越差了。每次做"欢爱"的事,近距离接触时他的不堪面容你能看的一清二楚。再这样下去他就死了,你是知道的。那之后每次前往冰室,你都会想,这次会不会不再能听到微弱的叩门声,或者打开门之后是不是就看不到那张毫无表情的苍白的脸还有那双温柔的蓝眸了。白墙上绽开的红色妖冶和他被它簇拥的场景时常浮现在你的脑海里。可是你不认为你在"担心";没有听到响动,你也从不会主动敲那扇白色的金属门。而你猜想的场景,实际上也没有发生。

每次开门,看你走进来,他便会拖着冻僵的肢体迎上去。每次都是熟悉的无言,每次都有安心的笑容。是啊,那之后他从未开过口,他的声音只有在做爱时以喘息的形式被你听到。不过你从未要求他开口,虽然你觉得如果是你的要求他是会照做的。

无言。

无言,

无言。

……

那天你再次打开门,他终于是闭上了眼睛的模样。瞬间你便知道,那双有着冰色却温柔的眸子你再也看不到了。他较大的身体侧卧在地上,瘦削的脸颊颜色就如他那件敞开的白色的衬衫。他的手臂在体前环绕着某个不存在的物体。这个动作你很熟悉,是你们一起在床榻上入眠时他的动作。你发现他空出的空间和自己的身材恰好匹配。不过你的心中只是想着,这具僵硬的身体是不会向自己爬过来,索取自己的温度的。你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地上,便于自己观察他的脸。接触到裸露的皮肤时,那温度让你不禁发抖了。他的表情倒是很安宁,就像是以往他看到自己在他身边时的样子。嘴角也保留着是安心而满意的笑。

你在笑什么?

你没有问出来,即使没有人会听到了。

啊,是啊,那之后他没有说过任何话,而你也是一样。

你知道,那些已知的,未知的,猜测的,否认的,想要的东西,早就被混合在一起搅烂了,冻结在名为"心"的未知空间里了。

房间被清空。你从外面锁上了金属门,再也没有进去过。你待在卧室,侧卧在白色的床单上,橘色的灯光笼罩着一切,包括你的身体。而你,侧着身蜷缩起身体,环抱住膝。

"好冷……"

心脏被冻结后出现的第一句话。你没有意识到,只是沉沉地睡去了。

……

没有什么东西会抱着你了。那么,醒来也就没有意义了啊。

最后多次出现于你的内心的红色花朵,绽放在你的身上。胸口处的红色聚合成一个曼妙的形状。是朵盛放的玫瑰。


表示写的时候还莫名挺凉快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