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蛋酒_

向来只有三分钟热度。

啊…不介意的话叫在下叶子就好。

是个杂食党…并交流困难症。…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cp@一切都是命运。有你在真好。

[社园]同人CP风格尝试

…写了个短片段,试了一下想象中这对cp的风格……
感觉这对可能比较虐。
○大概算有私设……
○描写皮尔森的表现相对多一些
●以及皮尔森有想强上的倾向+园丁并没有接受他的情感,注意避雷……


——强装出来的好心。

“…皮尔森先生?”

——因为得不到对方回应而狂躁。

女孩紧靠在墙上,双膝微颤;草帽遮挡出的阴影,眼神里是不加掩饰的恐惧和不解。

——那么,迄今为止的那些愚蠢的非利己行为是在做给谁…?
灰褐色的眼睛眯起,放射出被他隐藏了许久的狡猾又贪婪的光

——理智的极限。

该回归本行了,他想。“毕竟我一直都是个混蛋。”

阴冷湿气很重的死胡同深处是这品区域的暗角。污浊不堪的旧墙上画满嚣狂又污秽的线条,和霉迹斑斑地面扭曲在一起,恰是在描绘着他内心深处难以示人的阴暗。皮尔森用抬起的右膝把园丁困在墙上,一只大手狠狠捏住女孩脆弱脸颊强制性地把呼喊声封在了她的嘴里;另一手冲着她的身体肆意摸了上去,下流地游走在那具纤弱又略显孩子气的身体上。

“…克利切知道艾玛小姐不会爱上自己,但还是在努力。”嘴角刻意勾起了得逞似的笑意,很难看出这次肌肉的细微牵动有多么艰难;“那么,艾玛小姐不应该给克利切一点应得的奖赏吗?”话说了出来,皮尔森知道一切都崩溃了。他终于能够张狂地笑了出来。

那话听起来无耻得很——毕竟没有人听得到一个混蛋心里的无奈和哀伤。

——疑惑。

他已经那么努力地在她面前改过自新了,舍弃了那么多利益去做一个“好人”,可她心里始终没有也不可能有他。这种恶行在他自己眼里,也不过是自暴自弃罢了。按照他以前的作风,用这种方式发泄一点也不为过。

园丁女孩身上残存的庄园玫瑰独特的气息随着他胸腔的起伏被吸进的脑部,皮尔森的行为似乎是冷静下来了。然而事实,是一直不安的心突然因为绝望放空,让他的大脑断了线罢了。

“在意一个人对于一个混蛋来说可一点也不妙。”他自言自语道。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