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蛋酒_

向来只有三分钟热度。

啊…不介意的话叫在下叶子就好。

是个杂食党…并交流困难症。…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cp@一切都是命运。有你在真好。

要来一只妖玩玩吗[A篇]

○大概是第一人称视角…?
○很无聊的产物。大概会死一个系列吧。(bg,bl不定)有一些大概会很短。
○主角是一个成年男性。擅长观察,包括对妖。有某种超能力辅助他发现或接近妖。
○↑大概会是个渣男(误)

透过树叶缝隙悄声钻入森林中的夜光闪烁不定,类似萤火。那一晚,隐匿于老树深处的浅溪上空,飞舞的光点汇聚成了一个女妖的幼体。

她是个单纯可爱的孩子,不过也有着调皮的天性。她最爱干的事,就是操纵萤火虫引诱踏入林中的探险者来到她居住的浅溪边,在他们迷醉于撕裂林中暗夜的星光和萤火时,悄悄靠近,把他们推到清凉的溪水里浸得湿透。看着那些落汤鸡们惊异又无奈的样子,这个干了坏事小家伙便会俏皮地眨眨荧绿色的眸子,在聚集过来的萤火里消失不见。你要是运气好,还能看到她吐舌头的可爱的样子。当然这孩子心眼也不坏,回到岸边的探险者会发现一条不知不觉间被摆在那里的干毛巾——据说这是经常来往于城市和森林之间的好友鸟妖带给她的。从她那得到的毛巾上总会带着林中野花的香气。

当然,这家伙的恶作剧只在暖春和夏季——她知道人类受凉的话,会有感冒这种不好的东西发生呢。

——春季夜里的草木香气很美妙。我眯着眼睛,站在萤火虫们起舞的溪边静待着。流水声中,不易察觉的响动正在向我靠近。就在这孩子刚刚伸手的时候,我回头盯上她的眸子。

她看起来很惊讶,不过更多的是尴尬。恶作剧被发现了,她有些紧张的离我远了些。表情还有些失望啊…就那么想看我湿透的样子吗,这小东西。

我笑了笑,自己踏入流动的溪水,然后靠着岸边坐了下来。那孩子看着我的举动疑惑地挪了过来。

“怎么可以那样对待大人呢?女孩子不可以这么调皮哦。”故意把“大人”二字咬得重了些,戏谑地看着她漂亮的眸子。伸手在她柔顺的发丝上揉了揉,顺便手指下移捏了捏那白皙的小脸。软乎乎的,很有弹性。很棒的手感。

“唔…”她好像觉得我在批评,有些难过地低下了头。小孩子真是单纯得可爱啊。

“没有批评的意思啦。倒是破坏了你的原计划很抱歉。你看,我把自己弄湿了作为补偿,可以吗?”我站起来,笑给她看。记得旅行包里有一块没有打开的巧克力,应该没有被水泡湿,便把它翻了出来,放在她小小的手心里。

“喏,森林外面的甜食。给你吃。我们那的小孩子很喜欢这种东西。不知道你城市里的朋友给你带过没?”

“你知道乌鸦小姐?…她没有呢。”她低头专心对付包装纸。看她在手上捣鼓了好久,我便拿过来帮她刨了外皮。

她咬了一小口后,便把整块塞到了嘴里。脸颊被撑得鼓起,随着咀嚼微颤。

看样子她很喜欢呢。

“那我下次再来带给你吧。我的包里就这一块了,抱歉啊小家伙。”看着那有点失望的表情,我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拿上毛巾——意料之中它正在身旁的草地上,压倒了一小片纤柔的野花。我向她摆手,示意我要离开了。她眼中的不舍正是我所预料的。

很好。看来上钩了。不过总感觉攻略这种小孩子有点不道德啊。我满意地嘴角上扬。

“那么约好了哦。”不远处稚嫩的声音朝我喊到。

“嗯。”我没有回头。离下一次相见,应该会很快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