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蛋酒_

向来只有三分钟热度。

啊…不介意的话叫在下叶子就好。

是个杂食党…并交流困难症。…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cp@一切都是命运。有你在真好。

[策约]给弟弟吃蔬菜的后果(白砂糖)

年下注意!ooc!短小慎!
后期玄策成年,还带撒娇属性,注意避…

少年单手托腮支在老旧的木桌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哥哥切菜娴熟的动作。双腿摆动着把高高的椅子带动着摇晃,发出悠长的“吱呀”声。

一双醒目的大耳朵在头顶上扑棱着,稚嫩的小脸上明澈的深橘红色眸子琥珀般闪着光,狡黠的杏眼如小兽一般。

“哥哥,又是蔬菜吗?”

“嗯。玄策在长身体,多吃青菜长得高。”

“可是哥哥,我们是狼人啊,要吃肉的。”

“玄策乖,后天再给你打野雁。”

唔。玄策腮帮子鼓了鼓。他盯着哥哥头顶上方那一对兽耳看了好久。

“哥哥。”

“怎么了,玄策。”

“哥哥耳朵好小,好可爱。”

百里守约放下菜刀,手往头顶那一对耳朵上摸去。耳朵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轻轻晃了几下,蹭了蹭自己的手心。“我的耳朵吗?哈哈。”他低头看了看一脸认真的弟弟,嘴角上扬。“是玄策耳朵太大啦。大耳朵才可爱呢。”眼睛温柔地眯起,他抬手宠溺地揉了揉弟弟那一头乱翘的发。很蓬松,而且意外的柔软。

“玄策最可爱了。”

百里守约看着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皱起了眉头。

“玄策怎么还是这么矮,长恭是不是没怎么给他吃菜啊?”

他没考虑到只是自己长得比玄策早,还长得快。

玄策感觉到了背后发毛,大尾巴都不自觉地炸起来了。

那之后玄策天天被哥哥逼着吃素。

狼娃子十八岁那年,某晚亲自扑倒了自己的哥哥。百里守约也不反抗,任由弟弟“为非作歹”。

明明哥哥已经肯定会成为自己的人了,玄策还是把怀里的人搂的紧紧的,怕是被谁抢了去。

“哥哥,你以后不许那么叫铠了。”

“嗯?我叫他阿铠有什么问题吗?”

“不许叫…”火红的大尾巴在身后甩得“呼呼”作响,玄策大耳朵耷拉着,一脸的不高兴。比自己的肉被抢了还不高兴。

“这样感觉…太过亲切了。哥哥只许对我一个人好!”

“是这样啊…玄策这样可不好哦。”百里守约有些不好意思,装作镇定的笑了笑,马上就把头埋到了抱着自己的人胸前。

“还有,也不许像现在这样叫我师傅!”玄策耷拉着嘴角,一对尖利的小虎牙示威性地露在外面。

“好好好…依你依你。真是的,怎么变得这么任性。”

仗着身高优势,玄策满意地俯视着靠在自己胸前的人。哥哥那对小巧的兽耳因为害羞向两边耷拉着,看起来很是乖顺。他轻轻把脸靠了过去,伸舌舔了一下耳廓上暴露出来的部分,舌尖还逗弄般勾起一小片银白色的绒毛,把它暧昧地濡湿成一缕。

“真的很小巧啊,哥哥的。”故意轻轻咬弄了一下脆弱的耳朵,他抬起头观察哥哥的反应。不用看也知道,百里守约一定满脸通红了。

“是玄策的比较大……”耳朵抖了几下,弄得百里玄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搔刮自己的心。他红着脸,咧嘴一笑稳住了自己紧张的心。

一只大手肆无忌惮地向下伸去,抚上了百里守约耸立的东西。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他心中一惊,慌忙去抓那只不安分的手。

“不…不要急,玄策……再等等哥哥,我…还没准备好……”抬头对上那双神色已经迫不及待的眸子,他感觉心脏紧张的像是有火在烧。

看着自己的人手忙脚乱,玄策稳了稳强烈的欲望,尽力把语气收得温柔。

“我是想说,我刚才说的,是这里哦。唔……”调戏什么的可绝对不能停。玄策看着哥哥一只手捂上了自己的嘴,满是兽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果然很可爱。

“笨蛋弟弟……”

事后百里守约红着脸问弟弟为什么做这种事。

百里玄策想了想,认真地说:
“不然我这吃了几年青菜长成的高个子,不就白长了吗?”

“嗯,吃青菜就是为了长得足够高,然后扑倒哥哥。”(认真脸)

百里守约这个好哥哥(mo fan ren qi)今天也在监督自己的弟弟吃蔬菜。

“玄策,不许再挑出来了!我不想一遍遍把菜夹回你碗里!”

“嗷呜哥哥…QWQ不强迫我吃菜的话,我可以考虑两周一次……”

“你要是不吃,这个月就别想了!(`へ´)=3”

“QAQ我吃我吃!但是我要哥哥喂!啊——”

“真是的,玄策都多大了。”(递)

“啊呜!(๑´∀`๑)”

哥哥最好了。

玄策,我知道你开心,可是能别摇你的尾巴了吗?

END

狗血。

是不是很难吃?

……我可能是智商下降了。

年下还是很萌的……唉……

评论(13)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