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无眠

|・ω・`)唔……

是个三分钟热度杂食者哦。

有交流恐惧症。很想交朋友但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怎样才能做一个让别人喜欢的人。

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喜欢电音和鸟类。把喜欢的东西写进来…有些幼稚吧。(´๑•ω•๑`)

cp@一切都是命运。是陪伴着我的天使。(*/ω\*)

[邦信]误事

●邦信大学毕业生设定,目前同居
●ooc慎
●渣文笔,内容俗套又雷,慎戳
○之前发过一次,但不知怎么就被吞了。明明昨天还好好的…QWQ
看过的可以…无视,谢谢。
○肉会写在下一篇…希望我有开车的动力。
↑假司机。请各位不要期待。



   韩信任由疲惫的身子摊在浴缸里。关节处的酸困经热水一泡,传来了软绵绵的暖意,和不适感交织在一起形成了很微妙的感觉。他索性仰头靠在浴缸一端的平台上,眯起眼睛,享受着忙碌的一天后终于轻松下来的时间。

    红发见了水,色泽变得更深,从宽阔的肩披散而下,浸没于水中漂摇着。浴室里依然被湿热的水汽罩得严严实实,只能依稀看清人的轮廓和那一头标志性的显眼的红发。

    不得不说,韩信的身材还真是不赖。偏瘦的体型却又不失威风,薄薄的肌肉分布的恰到好处,勾勒出匀称完美的线条。肩部宽阔,脖颈下端凹凸分明,连着突显的精致锁骨。再往下看去,腹肌并不那么夸张却也体现着男性的强势和魅力。啊,还有延伸至某处的人鱼线……咳,总之就是很理想的那种。在纯粹不过的“帅气”标准。不过,这样一个男子气概十足的韩信,却经常因为那一头不能再骚的红色长发被身边的女生说“妖孽”。韩信知道这是在说自己颜好,但也没法开心起来,又不能对女生发脾气,只能尴尬地笑笑。

       “…我和这种词沾边么。”他睁开水蓝色的眼,无奈地捻起一缕发丝,用指尖缠弄着把玩了一会。这种消磨时间一样的泡澡行为他自然不情愿。但一想到推开浴室的门,就会看到某个摊在客厅沙发上四仰八叉的醉鬼,就不由得想继续待在这里了。

     “平时就很麻烦了,话又多,现在又喝醉了…真是不想面对那个二百五。”韩信想起自己冲澡时浴室外想起的白痴一样的笑声,不由得嘴角抽搐。“啊,喝醉了酒还真是一副傻样…真不知道是跟公司里的什么人学的坏毛病。”无奈地摇了摇头,韩信伸手够来了一旁的发绳。骨节分明的手指拢住散乱的发,另一手灵活地翻动了几下,方才还飘散的红丝就被老老实实绾住了。他还是打算结束这段闲暇时光——闷热的蒸汽弄得他有些发晕。加上舒适感唤醒了疲劳,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立刻躺倒床上去蒙头大睡——啊,当然擦头发这种麻烦事是免不了的。

    “还有,刘邦那个傻缺要是再屁颠屁颠找我来开黑,我就果断拒绝他。前几次心软陪他熬到凌晨两点,第二天可是困死了。”他一边想一边捏掉头发上的水。随后两手往浴缸边缘一撑,蓄力,站了起来。晶莹的水珠一滴滴顺势蜿蜒而下,纷纷滑落。个别的残存在锁骨的凹陷出,溢满了又一并落下。透明的银线毫不羞涩地勾勒出那完美的线条,有的顺着人鱼线滑落到那个不可描述的位置。韩信伸手拽过架子上的毛巾,甩到了湿漉漉的后颈上搭住。
  “希望他今天老实点,别那么多麻烦事。”

     要说这刘邦为什么会和韩信同居,原因其实很普通。并不是因为什么粉红色罗曼蒂克的事,而是因为这两个刚刚大学毕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想要离开家干一番大事业——当然这只是美好的初心罢了,他们现在都只是普通的公司职员,薪水也是少的可怜工作任务还贼累人。不说这个,他们的抱负还是值得钦佩的。当时是刘邦先提出“自己租公寓离开家出来打拼”这个意见的。这位二十多年来头一次离家的贵少爷,自然没办法一个人住,只能叫来相随多年的挚友——韩信,来陪自己。当初他是这么说的:“咱哥俩一起闯天下,不能靠父母的庇护,要自己闯下一片江山!江湖上遇到难事,我和你一起解决,哥罩着你!”当然韩信跟他不是因为这慷慨激昂的陈词,除了自己和他志同道合这个原因,他不会说自己是被后面那句“房租水费电费生活费都交给我”说动了心。

      两个年轻人商量好了,就去找各自的家长做最后的决定。因为两人从小学起就是要好的朋友两家也经常联络关系很好,家长们也就爽快地答应了。四位爸爸妈妈看这两个孩子从小就在一起,还粘的不行,觉得社会上有个好朋友照应是件好事,便放心地把各自的孩子托付给了对方家小子。毕竟,当初这两个孩子可是亲密到就连冰棒也非得一起吃一根——当然家长们不知道这只是因为刘老三吃了自己那份嫌不够厚颜无耻去抢韩信的。
 
   总之,就是两小无猜,青……竹马竹马。
 
   关系是不错,可是韩信还是很烦刘邦的。明明大老爷们一个,还总是过度在意穿衣打扮。说话一点也不干脆,如果不理他还会像502一样粘着你叽叽歪歪的,真是烦透了。更可恶的是,他的话总是很蠢。
 
   “重言今天也很漂亮啊,真不愧是我的挚友。”

    “重言你回来的正好,家里没口粮了,我要饿死了……去帮我叫份外卖……”
 
   “你起夜的话来看一下我…我睡觉会蹬被子,怕感冒,很难受的。”

    傻子一样不会说话,自负,自理能力为零,真是差劲透了。
 
   想到那个半吊子,韩信气的一拳打在水上,把原本还算平静的透明撞了个粉碎。

     眼下,这里浴室的设施还真是全,做工也很精致,一个个都是上等货。他们两人住的这地方,可以说完全不在像是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临时安扎的地方。这里也的确不是公寓。某个出身娇贵的傻子在最开始那间两室一厅的小公寓里很快便住不下了,吵吵着要换买来的大房子来住。幸好他家有钱,又在一座高档小区买了间一百六十多平米的大房子。这刘季还搞了一堆完全用不到的家具把原本宽敞的大房子堆了个满满当当。不过,空着也是空着,这倒无所谓。反正是他的房子,自己只是蹭个住处。这么想着,韩信也就还算安心地住了下来。
 
   但是,既然是同居,不免会有尴尬的事发生。

    “韩信…”听上去醉醺醺的声音从水汽那端的门背后传来,韩信看见磨砂玻璃门条上映上一道黑影,“我…进来拿点卫生纸……”
 
   “哦…你拿纸干什么?”他看门外那人经过许可,打开了浴室的门。一张脸带着寻找性的目光探了进来。
 
   “啊,在这里。”刘邦的目光原本没怎样游移,看到目标后便伸手拿走了洗漱台上的纸卷。听到询问,他又抬起头来回答:“我要用……”

    然后…四目相对。
 
   隔着水汽,刘邦看不真切。可是韩信一丝不挂的肉体,大都抵被模模糊糊看了个遍。韩信看着那人打量着自己的裸体,表情愣愣的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那人的目光汇聚成一点,,从自己的脸上一路下移,直接停留在了那个糟糕的地方。
 
   “诶呦,红色的……”
 
   顺着那可耻的目光,韩信看到了自己被水浸湿成一缕一缕的某处。水珠还在不断汇聚,在顶端摇摇欲坠,最终顺着因燥热而变得绯红的大腿内侧滑落。这可真是羞耻又糟糕的场面。

    韩信感觉自己的脸在极速升温。薄唇微启,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

  “卧槽?我刚才说的是‘哦’而不是‘你别进来’?”

  就这样赤裸裸站在另一个男人面前,韩信的脑子突然掉线了。

   “谁来告诉我这什么情况?还有这个煞笔在看什么?”



谢…谢谢观看。(鞠躬)

下半篇的肉已经开始码了,请监督我码完它…

那么就这样。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