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蛋酒_

向来只有三分钟热度。

啊…不介意的话叫在下叶子就好。

是个杂食党…并交流困难症。…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cp@一切都是命运。有你在真好。

WAVE[信云](貳)

●酒吧唱见(街霸)信X酒保(原皮)云

●ooc慎。文笔极差,还求…别嫌弃。

○这是第二部分。第一部分请见我的主页。

○这章有肉,肉渣请见评论区链接。谢谢。

●如果链接有问题,打不开之类的请告诉我。我会再想办法

●这篇里,信的第二个身份(职业)揭晓了。是男公关。雷者请慎。

2

“一杯倒……”赵云趴在酒吧的桌上,神志不清地咕哝着。

“都说了…我是…一杯倒了,干嘛…要拉我喝酒……酒精作用下,他的脸开始发红,眼角竟也有了几分湿润。

“啊,没想到是真的。明明是个成年男人。”韩信毫不留情地嘲笑烂醉的人。“还不是看你接受了,才给你喝的。再说了,这可是上等酒。喝了算你占便宜。——不过比起当初你进了这里就像木头一样直直地坐在座位上,现在也还算有些进步了。”

赵云昏昏沉沉的,根本没有听清韩信说了什么。他一声不吭,身子渐渐伏上了圆桌,随即瘫软下去,便一声不吭了。

韩信凑过去看了看,确定他是睡过去了,便放下心来。酒吧里一如既往地人声鼎沸,灯火通明;人的说笑声、乐声混杂在一起形成的声浪一波一波侵扰着两人。看到睡着的人眉头紧锁,一副难受的样子,韩信收起了一贯的笑容,眉目间是从未有过的爱怜和沉重。他思索了一阵,便轻推了赵云几下,见对方醒了,继而弯下背去。“

起来,我送你去附近的酒店休息。”声音很低沉,但明显有刻意放的轻柔些,似是怕影响了昏睡的人。

赵云和这个在闹市区的酒吧认识的男歌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原本以他沉闷的性格来看,两人应该就此别过。但韩信这人非常善于交际,动不动就给赵云打电话把他约出来闲逛,或是到他对方的酒吧做客。两人很快便熟识了。虽然赵云一开始很不情愿,但也不好拒绝别人的一番心意。逐渐他适应了和韩信在一起的时间,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方式,也开始对韩信产生了信任感。

“嗯…前辈。”他答应似的低声唤着,伸出胳膊搭在韩信的肩上,毫无顾虑抱上了他的脖子。待韩信起身反手拖住了他的腰,他又好不认生地把双腿缠了上去。做完这些,他便急不可耐地合上了眼睛——第一次喝酒,给他的神经和身体带来的负荷可不小。身体的疲惫再加上韩信背上温暖的体温,他很快就睡着了。

韩信每走一步,背上的人身体都会随着自己的动作晃动一下。埋在颈部的一头栗色短发,不时蹭过肌肤,痒痒的感觉让韩信的内心热了起来。温热的吐息伴随着沉稳的呼吸声轻轻喷在裸露的地方,韩信感觉糟糕透了。

“该死,我在想什么?”即使在较为昏暗的路灯下,韩信依然在担心,自己脸上不正常的红晕会被别人看得一清二楚。他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很好,前面就是——酒店了。啊——”长舒一口气,脚步在闹市区里还算安静的地方停下了。韩信抬头,大滴苦涩的汗水划过脸颊流过唇瓣,他想去擦却无奈双手正拖着背上熟睡的人。

“唉,到了之后你可得好好补偿我啊,云。”熟悉地勾唇,男人轻笑道。

3

把人放到宽敞的双人床上,仔细将那人的头枕上了枕头,韩信这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到床沿上。“哈啊,这家伙还真是有够重的。”今天他没有安排演唱,也就没有穿多余的饰物。身上就一件普通的宽松帽衫,里边是一成不变的白衬衣。他感觉贴身的衣料都被浸湿了,便烦躁地脱下了外衣。

转头看向床上的人——睡得不沉,好像在做糟糕的梦。清秀的面容双眉紧皱。

“噩梦?”伸手轻轻揉了揉那一头梳得整齐的栗色发丝,那人的眉头才稍微舒展了些。

“这家伙怎么睡觉都束手束脚的?真是拘束。”即使是醉酒状态,赵云依旧躺的笔直而僵硬。韩信就差嘲讽他,睡姿如棺材里准备入葬的人一样,面色庄重,神态安详。

那人睡得不熟,呼吸还有些紊乱。低头看他的面容时,一股股混杂着极高温度的酒气扑面而来,弄得原本还很清醒的感韩信晕乎乎的。

“奇怪,今天也没喝几杯怎么好像……”身体在发热,韩信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但他并不想就这样离开。

赵云的脸有些苍白,但算得上长相清秀。五官感觉很精致。此时他眼角因为醉而微红,睫毛又在轻轻颤动,让人顿生爱怜之心。那双随着呼吸时张时合的薄唇,在韩信眼里竟有了一种特殊的吸引力。

眼下赵云毫无防备的模样让原本就浑身燥热的街霸下意识咽了口唾沫。他开始纳闷这种奇怪的躁动是什么。有什么力量在催促着自己与赵云无限贴合。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

“我看上这小鬼了?”他有点痞气地皱眉,“长得是不错,可是我怎么会喜欢他?比他好的女人我要找就是一大把,为什么偏偏对他有感觉?”

呵,或许,只是像寻求新鲜感吧。

哼,那些女人,不过是看上了我的外表和装出来的气质。那可以表现出的主动简直就是做秀,真是让人作呕。

可是,如果对象是这个男子……

这乖僻的性格,应该还有点意思吧。

看着睡着的人,他又犹豫了。

“这样真的好吗?虽然不是第一次和别人做了,但和男人可是没有过的。不过应该不用顾虑,毕竟吃亏的不会是我。不就类似于工作中的身体交易么?只没钱可赚罢了。就相当于免费睡了个美人,也算赚到了。”

这么可耻的想法出现心底,韩信愣了一下,然后猛地清醒。

“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他可是我的朋友啊!”自认为自己的思想下流,他愤怒地咬牙切齿,“韩信啊韩信,你接触过那么多女人,可那只是为了谋取生存的钱财,并不是想过荒淫的日子;可如今,你的脑子里都是些什么?”

是啊,我怎么能想对他……?我在他心目里,可是社会上的前辈。那孩子…是怎样尊重我的?我难道忘了?

“再说了,你真的配得上动他么?你想想你是什么货色?!你可是男公关啊,’韩重言’!”

韩重言?!!

没错,……我就是社会中下流的那类人。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来苟且活着的渣滓。

这样的我,不配…

“信…”

我不能玷污他。

“韩信……韩信前辈……”可能是因为嗓子干涩,声音十分嘶哑而微弱。而脑海里有过那种念头的人,却无法和他对视,给他答复。

“前辈!”暂时冷静了下来,韩信慌忙看着醒过来的人,“怎么了,云?”

先叫住韩信的人反而低下头沉默不语,好像是在犹豫着接下来的语言。韩信可以明显看到他脸上的红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作用。

“云好像醉了,有些…难受,头脑感觉轻飘飘的,没有力气……”湛蓝的眸子上抬了几分,“感觉…好奇怪,前辈可以在这里陪云吗?刚好是双人床,足够大的……”

惊愕地听完这一番话,发现赵云并没有因为这么失态的话慌张。“哟,这真不像你能说出来的话啊,这么主动。和社会上认识的陌生人同床共枕,你不会觉得不安吗,云?”

“前辈…不是什么陌生人。前辈就是前辈,是我尊敬的人。而且…也不算什么同床共枕,只是一起休息……”

“同床共枕”四个字从赵云嘴里出来,变得犹犹豫豫的。不知这是为什么。然而至此,韩信心里却有了几分把握似的。

“云想让我来留下?”赵云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话在这个男人耳中是那样勾人。其实只是因为韩信本身就对他产生了感觉。这话激得韩信摸清了自己的地位,愈加大胆放肆起来。

“嗯。别走。留下。”

房间里,空气刷地热了起来。微妙的热度使空气都面对粘稠了。

有什么在心里烧起来了。

韩信坐在床沿上,俯下身去压住了毫无防备的人。

●4在评论区。是熬到凌晨三点写出来的肉。希望链接可以打开。

●4有三部分。

○下次一更就完结了。真不容易……

○我已经努力了_(:з)∠)_相信我我还会进步……

●有错的话请告诉我,谢谢。
毕竟是半夜的产物,而且又刻意赶了赶速度……_(:з)∠)_肯定会有小错……我又没力气检查了……(咸鱼摊)

●最后,谢谢观看。(鞠躬。一头栽倒。)

○熬到三点好累…我好像…再也没有动力了……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