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蛋酒_

向来只有三分钟热度。

啊…不介意的话叫在下叶子就好。

是个杂食党…并交流困难症。…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cp@一切都是命运。有你在真好。

WAVE[信云](壹)

酒吧唱见(街霸)信X酒保(原皮)云

ooc慎。文笔极差,请慎入。

特别喜欢靴子的那首WAVE,很带感很洒脱的感觉,还有一种快意。于是就想到写这篇文了。想尝试新的风格,但好像不怎么样(叹气)

自己都觉得丢人_(:з)∠)_

文笔差,还求别嫌弃啊,嗷呜~

换下约束的吧台工作制服,赵云感觉浑身轻松了不少。一瞬间,属于午夜的那份疲倦消失了。转过身去,那是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就连漆黑的夜色也被迫侵染了绚烂的灯火。

摩托车疾驰而过的刺耳,玩乐者高声欢笑的喧嚣,不知是什么东西碎裂发出的脆响……

——以这座酒吧为分界,那边便是闹市区,午夜专门供消遣人士娱乐的地方。许多年轻人来这边荒/淫地消磨时间,花天酒地;也有人是为了减压才来这里,试图安抚濒临崩溃的身心。

明明是相邻的街道,赵云工作的地方却是正常的安宁。他觉得穿上规整的制服,在一座普通的小酒馆里工作,不需要用刺眼的灯光和嘈杂的乐声招摇什么,这样就很好了。他不理解为什么会有那种喧闹的地方存在。这座城市的那片区域,对他来说是未知的存在。可他淡漠的性格使他从不向往探索新事物。

整理了下衬衫的领子,黑色西裤包裹下修长的的双腿不紧不慢地迈动着。脑海中勾勒出想象中那副喧闹的场面,脚步径自停下了。

“绝不接近麻烦的地方。”可是年轻男性对社会的求知欲,促使他去探求那片另无数同龄人沉迷的地方。

耳边的喧嚣声逐渐明显,赵云感觉自己渐渐被什么东西淹没了。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站在了闹市区里。过分刺目的霓虹灯把天幕涂成令人眩晕的彩色,下面是令人沉沦的欢悦。赵云感觉自己在这里,简直格格不入。回眸,身后是一座酒馆。

同样是酒馆,这里却和自己工作的地方不同。玻璃窗那面,刻意营造的漆黑中偏偏要点缀上几抹耀眼的蓝。光线在黑暗中扭动着,有几分妖魅。

店内的客人大多点了价格昂贵的酒,仔细一看衣着也是很有钱的富人的样子,所有人醉意朦胧的目光,或是慵懒,或是张扬,或是带着些许情色,全都聚焦在店内一名歌手身上。

那个唱歌的男人打扮颇为时髦,穿着虎皮花纹紫色绒领的外套,敞开的上衣里面是一件随意的白衬衣,依稀可见领口掩映下精致的锁骨和单薄衣料包裹下的完美身材。下面是一条蓝色牛仔裤,勾勒出腿部修长的线条。他的头发是引人注目的蓝色,一马尾被高高梳起,傲人地翘在头后面。头上还别了两个兽耳似的发饰。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紧握麦克风,面带自然的微笑,看不出他是在调整呼吸。伴奏响了,是类似于外面街道的喧闹。快节奏的乐声,每段的结尾偏偏被延长,末音又轻飘飘的,有些让人心随之颠倒的感觉。

台上炫目的灯光下,蓝发的男人薄唇微启。与衣着花哨的外表不符的低沉男声让赵云有些惊讶。磁性的声音听着很沉稳,一时间让他觉得这样的人本不该属于这浮夸的地方。很快,歌曲高潮将至。仿佛是不满于声音这样的发挥,男人从开始不久便在有意调整自己的声音,以便于迎合较高声部的演唱。沉稳的男声随着最后一次托长的末音,竟有了些许浮升的感觉。他的声音飘忽不定,时断时续,完美地迎合了莫测多变的伴奏。收放自如的声音里,好像故意表现得浮夸了,专属于男性声音的魅力被毫不羞涩地释放着欲望。或许是因为歌曲诡异错落的节奏紧扣住神经,赵云听得有些恍惚,注意力全都倾注在了欲望的歌声里。声音浪潮一般涌入耳际,又侵入神经,占领了意识,让他驻足站在酒吧的窗外。而眼下灯光下的那人,不难看出他歌唱时脸上的快意。

一瞬间,赵云顿时醒悟了,自己绝不可能属于这里。

很快演唱结束了。那位男歌手下了台,马尾一甩消失在一片黑色中。男子演唱的是日文歌曲,赵云自始至终都不知道他究竟唱了什么。但是他能感觉到,这是一首自由洒脱的歌——就像唱它的人那样。

街道上的声浪弄得赵云头脑发胀,痛感催促着他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可还没来得及迈步,他便感到肩膀被拍了一下。

匆忙转身,他看到了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小家伙,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男子把肘部随意地撑在墙上,侧脸看着赵云。借着灯光,赵云看清了之前男子未知的长相——毕竟酒吧里太昏暗,唯一的光亮又过于刺眼。

上挑的剑眉下一双冷峻的眼睛闪着犀利的光,而嘴角却带着浮夸的微笑。看起来有点像社会上的不良。长相挺帅气,看起来二十五岁左右,比赵云年长些,脸上有成年男性特有的成熟气息。

赵云低声回应了一下。他本不想和这种人有交集,可不想如今自己竟被搭了讪。原本就不擅言谈的他掌心出了汗,拳头下意识微微攥住。

“看来是好奇心引来的羔羊呢。”男子勾唇轻笑,“像你这么大的年轻人,都喜欢到这里寻欢作乐。看你挺老实的,怎么,你也想试一下放纵的滋味么?”

那张脸突然间凑近了些许,似是把赵云满脸的紧张尽收眼底。“不,我只是想看看这种地方究竟为什么这么吸引人,就算到了午夜也这么闹腾……”

显然是被赵云的说法逗乐了,男子朗声笑道:“哈,闹腾?你说话真有趣。小鬼你是干什么的,思想太死板了吧。”

面对说笑般的言辞,赵云面不改色:“酒保。我在临街的酒吧工作。”

男子哦了一声,“啊,是那边的酒吧啊。下次我去坐坐,就算照顾下你们的生意~你会调酒吗?会的话,我可要亲自试试你的手艺呢。”男子转头看了一眼酒吧里面,那里有嬉笑的作乐者。“喂,你说,我刚才唱的怎么样?”突然话题一转,让赵云一时语塞。

他口中呃  啊 地思索了半天,想不出合适的措辞,便说了句“还不赖”。

“欸~真是不怎么让人开心的评价。”男子装作责怪的样子抱怨道,但看起来心情没有变坏。转眼间他不知从哪掏出一了支红玫瑰。妖冶的红色花瓣在霓虹灯光下闪着炫目的色泽。

男子将手一翻,另一只手在上面抚过,一张名片就变戏法似的出现在掌心中。

“韩信,绰号街头霸王;”男子自我介绍,将名片递了上去,“如你所见,我是这家酒吧的常驻唱见。想来这里玩就来找我吧,我心情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请你喝几杯。”

赵云接过名片,盯着上面的名字看了好一会。上面少了些什么东西——是作为联系方式的手机号。

韩信。他只记住了这个名字。

“赵云。这是我的名片。”他摸出一张名片递了上去,“有空来我们酒吧喝一杯吧。哦,顺带一提,我不喝酒的。”

“嗯?为什么?”

“我酒量差。”

“一杯倒。”

以上是第一部分。

总共会分三部分发,共六个片段。第二部分会有肉渣,还在写,可能得一段时间了。

顺带一提,韩信的身份是有隐藏设定的。是职业类设定。大概会在下一部分揭晓。

最后,感谢观看的各位。(鞠躬)点赞的天使们,谢谢你们能喜欢我的这么差劲的作品(躲)。在下感激不尽。

评论(1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