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蛋酒_

向来只有三分钟热度。

啊…不介意的话叫在下叶子就好。

是个杂食党…并交流困难症。…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cp@一切都是命运。有你在真好。

焚[邦信]

啊…只是记个梗。还有一个小设定。

是德古拉邦X特使信的设定。

嗯…给吸血鬼加了些设定。每个吸血鬼都有翅膀的,是一对巨大的蝙蝠翼。平时可以藏起来,需要的时候会立刻从背后生长出来展开。

不过对于纯种的高等吸血鬼,这翅膀就不同了。因为是血族中的贵族,他们担任着“繁衍出最优秀的后代”的重任。背负着家族希望的他们,被在这对翅膀上加以爱情方面的约束。

纯种吸血鬼只能和自己地位相同的贵族恋爱、结合,而且绝不能和混血吸血鬼以及人类沾上关系。甚至连动了念想都不行。纯种吸血鬼的身体里生来寄生着一种特殊的火种。这种火种燃烧起来没有温度,甚至没有任何危害,不会灼伤皮肤,也不会烧毁衣物。而且除了这个贵族吸血鬼本人以外,谁都无法看到这火焰——除非某人触碰到或压迫到这个贵族心脏附近的位置。

然而,这火只会在特定的时候烧起来——当贵族对人类或下等吸血鬼产生情感的时候。这火只会附着在他的翅膀上,从顶端开始燃烧,而且永远不会熄灭——直到这个吸血鬼对爱恋之人断了念想,或是翅膀被燃尽——而没有了翅膀,吸血鬼就会死去。

那么,下面说说梗的内容。

德古拉伯爵喜欢上过一个人类小孩,曾经长时间伪装成人类和小孩混在一起,陪他玩闹。两人关系很好。

这个小孩就是幼年的韩信。不久后他们家搬出了这座城镇。从此吸血鬼再也没见到过这孩子。

厌倦了贵族每天毫无新意反复的生活,德古拉决定游历各个城镇。他想找到那个孩子。然而十几年过去,他一无所获。

男孩离开后,随家人去了很远的地方。他在那里生活直到成年。成年后他加入了镇里的教廷,成为了特使。

终有一日德古拉找到了特使所在的镇子。时间恰逢人类和吸血鬼的战争时期。德古拉并不想参与这种政治问题,一直伪装成人类潜伏在教廷附近。他觉得当年那个可爱的孩子一定不会忘记他——即使他成为了特使,即使吸血鬼已经和人类成为了宿敌。他坚信那孩子会想起自己的好,两人之间的情谊终会被唤醒。

待在教廷附近的那几天,他看到了年轻的特使。穿着教廷的服装,潇洒挺拔意气风发,已然是成年男子的模样。看着已成人的男孩,他的相貌和举止堪称完美,又帅气又有风度。这让德古拉不禁动了情。

孩子长大了,变成了年轻的特使。德古拉对他的情感也变了——变成了恋爱的情感。

这样一来,他就触犯了家族的禁令——翅膀从此开始燃烧。他终日忍受着灼烧带来的剧痛,这感觉让他痛不欲生。但他看着逐渐残破的蝠翼,却毫无办法——他无法割舍这情感。火焰灼烧他的翅,令他痛苦;心里却也有一把火,在灼烧心脏,无时不刻让他想起那位年轻的特使,炽热得让他想无限接近教廷。

终于,他的身份还是被教廷发现了。被派来处置他的,恰是那位年轻的特使。德古拉笑着想去叙旧,不想迎接他的只是一把银匕首。看着毫不留情刺向心脏位置的匕首,他这才懂得特使已经把他忘得一干二净。那痛苦是不言而喻的。面对冷漠无情的特使,堪称恐怖到极致的攻击下德古拉仍胜他一筹。有点痞的性格让他每次都坏笑着对特使进行挑衅和嘲讽——尽管他那样爱特使,但他怕那样的冷淡自己却用热情来面对,会显得自己很尴尬。然而这样的结果,便是让特使越来越恨他。

接下来的日子里,特使持续追杀德古拉。不知是为完成教廷的任务,还是想要报复那令人忍无可忍的嘲讽。可德古拉不想和他计较,每次都扇着翅膀潇洒离场,留下怒气冲冲的特使无奈地干瞪眼。

但很快,那双翅膀被灼烧留下的残缺逐渐明显。疼痛更剧烈了,但是德古拉还能坚持着飞起来。又过了一段时间,翅膀已经残缺了大半。这对于贵族吸血鬼来说,是天大的耻辱。德古拉为此不再展翅,和特使对峙是也总是耍个计策便逃之夭夭。不管特使如何骂他胆小,激将法在他身上从来没有发挥过用处——因为他从心底里不想伤害特使。

这样的“平衡”又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那一次,特使把德古拉逼上了绝径。身经百战的特使,战斗技巧已经十分成熟。抛开能逃生的翅膀,几乎任何吸血鬼都逃不过他的匕首。——不幸的是,他已经能够打败德古拉了。尽管他的能力不及,但是德古拉因为翅膀的灼伤,一直忍受着剧痛,根本无法应战。

当那刻来临,被击败的德古拉伤痕累累地跪在地上,一副落魄的样子。年轻的胜者向他缓步走来,嘴中是冷言讥讽。

胜券在握的他张狂地说,吸血鬼啊,你那对引以为傲的翅膀呢?你不是还有那么多鬼把戏么?怎么不逃了呢?你是没有能力逃,还是就这么想死在我的手上呢?

说罢,靴子的顶端踹上了德古拉的肩膀。那里的伤口被碰到,鲜血又流了下来。

残破的领子被人大力领起来。德古拉闭上眼睛自嘲地笑了。他笑自己干嘛这么傻,这家伙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可爱的小鬼了。

不,他才意识到,特使没变,只是不会再接受我了。

特使见他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眉头一皱,满脸怒气:

“怎么,你摆出这副不屈样,是不想让我赢得漂亮点么?现在你还有机会,不想被我杀死就像以前一样,展开翅膀逃啊?!这次怎么了,怎么不逃了?”他勾唇一笑,一副获胜后的得意和释然。

特使就那样把银匕首直直刺进了德古拉的左胸,那里顿时鲜血直流。

德古拉脸瞬间痛苦地扭曲起来。但是,他竟然笑了——在特使不屑的眼光下,他被重重扔到地上,呲牙咧嘴地努力微笑了一下。

——那微笑,渗透着痛苦和悲怆,却也带着释然和解脱的轻松。

当然,更多的是自嘲。

“我的翅膀?呵。”他缓缓起身,在特使警惕的注视下缓缓拔出胸口插着的银匕首,冷冷地把它扔在脚下。随后,身后传来了布料撕裂的声音。

——那双残破得只剩下根部的骨架和零散皮毛的黑色双翅,混杂着不堪入目的血红,暴露在了空气里。残翅上正吞噬着最后白骨的青色火焰,让特使目瞪口呆。

“德古拉,你……”

“呵,看到了么?我的特使。”仍是一贯戏谑的语调,声音却嘶哑微弱的很;

“——我的翅膀,不是早就…被你烧掉了么?”

嘴角最后努力做出了上翘的弧度,似是想让自己去得潇洒些。德古拉闭上了血色双眸,身体因失去平衡后仰,重重倒在地上。

最后,只剩下了特使莫测的黯淡眼神——连火焰也消失不见了。

“终于熄灭了……那份…热情。”

——THE END——

其实挺无聊的,有脑洞就写出来了。

大概不算梗啊…抱歉_(:з)∠)_

还请…不要嫌弃。

谢谢了。(鞠躬)

评论(1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