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蛋酒_

向来只有三分钟热度。

啊…不介意的话叫在下叶子就好。

是个杂食党…并交流困难症。…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cp@一切都是命运。有你在真好。

记事[白狄]

这是个真事。

今天和基友开黑,我练李白是新手;她是狄仁杰,也是新手。

然后我们有一段很有趣的对话。

我决定添油加醋然后改成了一下的段子。

人物重度ooc慎点啊各位_(:з)∠)_

——————

李白穿梭在野区。他没有发育起来,这让他很心焦。恰恰这时上路的塔又在被攻击,这让他心烦意乱。

“喂,万能的狄大人哟”他呼叫着准备从下路返回的狄仁杰,“可否去清一下上路?我在打野暂时没法支援。”

这狄仁杰只应了一声,没说什么便去了。李白看他到塔下不紧不慢地那令牌砸着小兵,心里舒坦了几分。

“啊他们有两个人!”听到恋人惊慌的喊叫,李白猛地抬头,丢下打得一级残废的鸟赶了过去。

狄仁杰被打的半血,在塔下死死守候,时进时退。大招的cd让他很着急,只得不安地普攻。

李白已经离狄仁杰很近了,正当他想展现一下男友力的时候,只听狄仁杰道“啊,看来可以了!”那平日里用来家法的令牌闪着寒光,瞄准了一个残血。

然而,衣料中的“斩立决”迟迟没有听到。李白看到媳妇儿炸了毛的小猫一样,盯着残血而逃的对面鲁班。

“可恶……我…射不出来!为什么没射出来?!!”他气得瑟瑟发抖。的确,各方面过人的完美治安官怎能容忍这点小失误?显然他气的不行。

然而李白听了这话,不顾对方的心情,反倒起了邪念。

“哟我的治安官,射不出来要不要李某帮您啊?”他坏坏地勾唇一笑。

“啊…啊?!”治安官也不傻,立刻意识到这“贱仙”在开黄腔。他不打算搭理这无聊的笑话,收起了令牌。“大没点上,可恶。”他转头看着李白,似是“横眉冷对”,一双上挑的眸子透露出冷峻的光:“李太白,我很讨厌你说话的风格。你的话总是让人不舒服。”

“唉~不舒服?我什么时候没让您‘舒服’过?”他把那两字故意读的很重,还意味颇深地看着治安官,笑容里满是戏谑;“别生气嘛,您看,这上路刚好有一片不小的草丛。要不咱们进去,这就让您舒服?”

然后狄仁杰拽着李白的手进了草丛。

然后……









然后李白的意识中断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躺在扁鹊的医馆。头上缠着厚重的纱布。

睁眼刚好对上了那双熟悉的翡翠色绿眸,里面尽是——看煞笔一样的目光。

“哟,剑仙醒啦?”声音隔着围巾,依然不难听出冷淡和嘲讽,“剑仙真是好兴致,竟敢调戏治安官。提醒过你多少次了,被令牌砸的头破血流也是活该。”

李白认真地听完,“哦”了一声。他有些难过地捂住脸。

“啊~狄大人好坏,亏李某还期待了一下。”

“真是白痴。”扁鹊的表情如是说。




——————

哈哈哈哈哈哈

感觉自己像个变态……

还求别嫌弃啦_(:з)∠)_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