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无眠

|・ω・`)唔……

是个三分钟热度杂食者哦。

有交流恐惧症。很想交朋友但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怎样才能做一个让别人喜欢的人。

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喜欢电音和鸟类。把喜欢的东西写进来…有些幼稚吧。(´๑•ω•๑`)

cp@一切都是命运。是陪伴着我的天使。(*/ω\*)

情感玩弄[多cp向 渣男设定]

渣攻/贱受慎入  重度ooc慎
很俗套的渣男设定
有女人介入慎点
很纠结这样的片段要不要打标签_(:з)∠)_
注意看清小标题再往下翻,谢谢各位。

一篇比一篇长,文体有病。我也很无奈啊_(:з)∠)





[邦信](君主渣攻设定  慎)





“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余韵之后,呼吸尚未平复。强烈的刺激过后,被酒精麻痹的头脑清醒了些。他无力地启齿,打破了沉寂。

“……”
那人沉默了一下,勾唇一笑。故意做出魅惑般的表情,男性的成熟、潇洒和魅力毫无保留地释放着,像是在招摇。

“当然是因为我爱你。”

回想起那人和女性左拥右抱的情景,想到他当时一脸的满足和张扬,微红的眼眶里,泛着水汽的眸子失了神。

糜烂的暧昧。

「骗子。」

睫毛颤了颤,却没有泪水。

“……那么多女性还不够你玩弄的吗?”
“为何还不对我放手……?”

内心的壁垒,早已支离破碎。当初美好的期许,如今灰飞烟灭。

「也罢。都是我的心软和对你过分的信任的错。」









[戬吒](杨戬渣男设定 慎)




“为什么…杨戬哥……”

“为什么你是这样的人?”

青年低着头,在这尴尬的气氛里一言不发。

——面对他一直信赖、崇拜着的社会上的前辈,他喜欢的男子。

以往一直的性烈如火,现在心里却没了感觉。强烈的失望和痛苦成了麻醉剂。

喉咙仿佛被什么狠狠掐住,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狠狠咬着牙齿,竭力控制住身体的颤抖。

被两个妖艳女人拥着的男人看着感情失控的青年,似是无意地笑了。显然,这一笑让那两个衣着暴露的女子心动不已。她们以更具诱惑的媚态抚着男人的脖子,隔着昂贵整洁的西装搂着他身材出色的笔挺身躯。。

“……”
心里像是有火在烧,成灰的是那份曾经美好的情感。

「我喜欢你。」

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杨戬哥…我原本…一直把你当成出色的男人,当成值得信赖的前辈,可…”喉结上下动了动。

“你知不知道,其实我一直……”

在男人故作惊愕的目光下,青年说出了那句已没意义的话。

“哦?”音调慵懒地抬高了些许,“抱歉啊,让你失望了。”男人神态自若地笑了笑,“其实我是个很糟糕的大人。”说罢便自然地搂过了两个女子。

“啊拉,这个可爱的孩子喜欢你吗?”他怀中的一个女人向表情僵硬的青年抛了个媚眼,红唇微启;“还真的只有这种没怎么接触过社会的孩子,才会不分场合地说这种可爱的话呢。真是的,哥哥连这样纯情的男孩子都不放过吗?真是过分。有我们陪你不就够了?”

“所以说我很差劲嘛。”说笑似的语气很是刺耳。

“这位小哥,”被修饰过得睫毛蝶翅般扑闪着,“还真是可怜呢,竟然喜欢上了杨戬哥哥。不过哥哥他可不是同性恋呢,真遗憾~”尾音故意弄得绵缠,她看着男人,想吸引他的注意。

“同性恋?”青年突然抬头,释然般笑了;“这位小姐,我想你误会了什么。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而且我不是同性恋。至于杨戬这个人,我喜欢过;但,这将成为过去。我不会再喜欢他了。”

男人听罢,没做出什么吃惊的表现。他反倒饶有趣味地眯起了眼睛。

“很顽抗的孩子啊,”他残忍地一笑,“看来,你值得我去期待呢,小家伙。”

“你逃不掉的。”






[玄亮](诸葛渣男设定  有女人慎)





房间里,唯有床头灯亮着。光线昏暗堪比烛光。

女人在他的身下娇/喘,红唇微启,一脸的意情迷乱。

“啊…阿亮…嗯~”衣衫全褪的女人被压在自己身下,弄得男子的心里有了几分火热。男人的本能告诉他下一步正确的做法。这样的事情他没经历过却无师自通。对那具身体恰到时机的刺激和完美的力道弄得女人欲罢不能,而他也乐在其中。

“阿亮,可以吻我嘛?”女人满脸红潮,用撒娇般的语气说着,主动地蹭了过来。

但是男子却有所顾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想避开那吻。直言拒绝未免有些失礼。这弄得气氛尴尬了些许。

突来的铃声在这种氛围里有些刺耳。诸葛眼里,闪过解脱的欣喜,在女人不满的表情下接通了电话。

“喂,小亮亮?”电话那头是温柔的男声。带着磁性的成熟男低音,柔和得夸张。话语间的甜腻气息仿佛被蜜浸透。“我做了饭哦,回来吃吗?如果加班的话我等你一起!”兴奋的语气满是期待;但在男子的耳中,这样的话就像是大型犬在向饲主邀功。

“今天就不了,谢谢。”诸葛调整了呼吸,试图做出平静却又有些疲惫的语气,“抱歉啊,今天我会工作到很晚,刘总裁就请先用餐吧。您一天那么忙,早点休息吧,就不要等我了。真不知道你为什么有这么多闲暇时间来做这种事,有空就多休息啊。”

“小亮亮不喜欢我做饭嘛?”单纯的人没在意对方生疏的称呼。没得到意料中的表扬,电话那头的男人情绪有些低落。

“不,我绝无此意。”男子试图用圆润的话拒绝他,并想尽快结束通话,继续他的“好事”。“能和您用餐,还是您的亲手之作,我很荣幸。不过您完全不用为我做那么多。”语气里装出感动,那双蓝眸却是冰冷的样子。

“我今晚真的回不去了,改天吧。”无奈的语气模仿得惟妙惟肖。意料之中,那人放弃了。“好吧,小亮亮,明天可要补偿我啊!”大男人还一副撒娇般的语气,弄得诸葛浑身不自在。好在对方还算识趣地放弃了,他的嘴角露出得逞的笑。

“谁啊?”通话终了,女人娇滴滴地问,似是想尽快让诸葛再次投入。

“…我的兄长。事特别多,像个小孩子;有时有婆婆妈妈的,很烦。别管他。”显然他不想再说这个话题,又玩弄起女人的敏感处,弄得她娇呼出声。

他看了看女人,眼神暗下来。

“这种事,我还不想强求小亮亮。小亮亮你也还不想这样做吧?毕竟我们才交往没多久,你一定还没放下这隔阂吧?”记忆里男人红着脸笑的温柔,脸红的样子像个单纯的孩子。

“我不会让别的家伙说闲话的!就算说他们也会冲着我来,毕竟这明摆着是我在追你啊!”

“小亮亮我错了,开心点呗,笑一个~”

“小亮亮我爱你!你爱我嘛?你还没直说过爱我呢。好想听啊。”

明明是个身价过亿的高高在上的总裁,却因为情事对我低眉顺眼,真逊。真是愚蠢。

白痴。

他不屑于男人的爱。他喜欢这种主动的女人。对自己百依百顺,知性,大胆又性/感。相比之下,男人畏畏缩缩的行动让他厌恶。

情欲灼烧着大脑。动作俞见大胆起来。房间里充斥着暧昧的喘息声。

“呃…你还真是…放/荡,嗯……”理智全盘崩溃,快感盖过了一切。他不再想那个烦人的,所谓的“男友”,不再想那口口声声的情话。

“啊~阿亮……嗯啊~”

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男子抬起迷离的眼扭头望去。突然一声巨响——门被踹开了。

身边的女人尖叫一声,用被单裹了身子,惊恐地看着来者,依在男子肩上瑟瑟发抖。

男人有着一头瞩目的深蓝色长发,身着笔挺而昂贵的名牌西装,高贵而温文尔雅的气质和成年男性的成熟与帅气结合得恰到好处。只是那往日温和的琥珀色红眸,此时放射着异样恐怖的光。

他显然是愣住了。昏暗的光让他看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舒展的眉头突然紧蹩,凶狠与愤怒溢于言表。

“诸葛亮!你这个……”这是男子头一次听到男人喊自己的全名,也是他头一次知道男人发怒的样子。

而来者,显然又惊又气。但他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宣泄。他暴躁地低吼一声,转眼瞪着女人:“给你五秒,穿上你的衣服,滚出这个房间!”

女人认清了局面,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抓起衣服。一旁的男子现在稳住了阵脚,倒冷静下来,气恼地质问不速之客:“即使你是总裁,也没有资格这样无礼!请你离开!”

“我无礼?呵。”
男人嗤笑一声,随机又冲女人吼道:“滚!没听见吗?!!”

女人刚才听到男子的回击,刚稳定下来,这一下让她魂都飞了,套上内衣抓起外套就跑。

“啧,贱人。”男人冲着女子离开的方向骂到,却被香水味呛得咳嗽。

“刘玄德!你!”见女人跑了,事被搅了,男子恶狠狠地喊叫着,像是张牙舞爪的小猫。可是用小猫来形容他,未免太褒奖了。

懦弱却嚣张——就是这糟糕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 ”他把声音放的凶狠,试图壮自己的威风。

“怎么知道你在这?”男人冷哼一声,声音低沉得可怕,“你可要记得我是什么身份,找你就像眨个眼睛一样容易!诸葛亮,你还想说什么?”男人瞪着他,血红的眸子里是他从未见过的暴戾,“被我撞见这幅场景,你甚至都懒得辩解吗?你就这么不在乎我吗?”

男子低着头一言不发,垂下的蓝银色发丝遮住了练。沉默只一会儿,他便没事人似的站起来,穿起了衬衫。

“诸葛亮!我在和你说话!”男人被激怒了,嘶吼着逼近了男子。

然而男子却丝毫不理会对方的激动。“这位先生,请您息怒。您先冷静一下为好。”他迎上那灼灼目光,“不管您是身价过亿的总裁还是什么大人物,您都没有理由去干涉一个平民的私生活。您严重影响到了我的正常生活,这很差劲。”

“差劲?”男人没想到男子被抓个现行,在理亏的情况下还能厚颜无耻地和自己讲道理,心里的怒火不断上涌。他一把揪住男子的衣领,惊人的力气累的男子喘不上气来。他感到自己双脚离地,身子被重重甩在冰冷的墙面上。

“你是我的男人,我岂能允许你做这样的事?!自己的恋人竟然和别的女人乱搞,这是怎样不知廉耻的恋人?!”看到了那游移的目光,他一把抓住了他曾数次笑着爱抚过的蓝银色短发,被迫其主与他对视。粗暴的动作弄得男子痛得呲牙咧嘴。“诸葛亮,我一直坚信你不是这样的人。你没有否认咱们的恋情,你也直说过接受了我。我不强求你说爱我,但我相信你对我的感情。可今天,要不是今天…!”他激动的说,嗓音因激动而沙哑,“要不是我的下属说看到你和一个衣着妖艳的女流之辈进了酒店,我永远都活在可笑的幻想里!”

面对这样的陈词,男子分寸不乱。“既然你看到了,我不爱你,那你就不要纠缠了。我要过我的生活,我不需要你一天到晚的情话。”他瞟了眼门外——没有救援。他对出逃的女人很是失望。

薄唇上挑,露出自嘲的微笑。“从一开始就只是你一人的一厢情愿,你还没发现吗?我只是不想伤了你的心,才不拒绝你。”

男子同意和男人交往,不是因为男人的地位和金钱,而是因为他发现,那人对自己爱得痴狂。一点花言巧语即可换来真挚的“爱情”,这样不劳而获的感情,自己却不屑一顾,肆意挥霍,这让他倍感快意。

无偿的爱——愚蠢又搞笑。

“我舍弃掉了和孙家千金结婚的机会,就是为了你啊!你知道这对我的公司有多大的损失吗?我因为你承受着多少人的流言蜚语,却因不想把你卷入麻烦,将所有名声的损害拦到我一人身上……我承受着多少,我有多么心力交瘁,你知道吗?”男人嘶吼着,不难听出声音带着哭腔。这样的现实给了天真的他当头一棒。心里难以的东西,碎裂了大半。

他不喜欢发怒。这样难以抑制的怒火让他难受极了。可他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微笑了。

——因为他的恋人,背叛了他。

不,不是背叛,

而是一开始就有目的的碾压了他的心。

“诸葛亮,我问你,”长发狼狈地垂在额前,那双看不到的红眸满是绝望,“你接受我时,说的爱我,也是幌子吗?”声音弱弱的,似是留存着最后的希望。

“嗯。”回答只有这冰冷的一个字。

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恋人的绝情亲手斩断了内心的支持。属于他的单方面“美好”回忆被撕得粉碎。

爆发后的疲惫涌了上来,男人意识竟在绝望和悲伤里模糊了去。眼里的光黯淡了。他不去看那抹美得妖冶又残忍的蓝银色。

“也是。你这么年轻帅气,又生得一张好颜面,智商又高——能把我骗得彻底。标准的情圣特征。喜欢你的女子,自投罗网的一定不少。还请你掌握点分寸,诸葛。

男子的外裤已套好,他抓起外套,头也不回地走到了门外的灯光下。背影很快便被光线吞没了。

屋内的男人紧咬下唇,牙印深得快要出血。他的内心是与外表不符的狼狈和不堪。

——放不下的人,只能承受别人的罪孽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痛。






这么ooc真是抱歉了我面壁_(:з)∠)_

谢谢看完的各位了!

还请不要嫌弃…(胆怯)

评论(1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