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无眠

|・ω・`)唔……

是个三分钟热度杂食者哦。

有交流恐惧症。很想交朋友但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怎样才能做一个让别人喜欢的人。

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喜欢电音和鸟类。把喜欢的东西写进来…有些幼稚吧。(´๑•ω•๑`)

cp@一切都是命运。是陪伴着我的天使。(*/ω\*)

新手试驾 [邦良](肉渣慎/ 肉/文练习)

新手练练笔,为之后的开车梦做准备(不你想都别想你的车还未上路就会散架的。)

没怎么写过这种带肉的东西。若是哪里有问题请谅解。

如果有前辈愿意指出不妥指出,那在下会倍感荣幸的///(不你想多了,没人会看这种破烂的。)

——————

    “给我…住手!!!额…” 在床单上蹭乱的米白色半长发凌乱不堪,披散在脸上,让张良看起来十分狼狈。

   眼角已经湿润,他仍然在努力做出反抗的表情。用尽力气将胳膊肘支持在床上,身体早已发软无力。 就像被视作猎物的羔羊一般,张良手足无措地看着面前伏在自己分开双腿间的人。

   对方露出坏笑:“怎么了,这就受不了了?”尾音故意抬高了几分,像是在嘲笑。

   “唔…”他又羞又恼,却说不出话来。他担心那个没有分寸的混蛋会因为自己的反抗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来。

   刘邦的脸上也出现了明显的红晕,与外表不符的放浪表情浮现在脸上,带着难耐的情欲。 显然他已经等不及了。一只大手向下伸去,轻轻扣上了对方皮带上的锁扣。纤细好看的手指很是灵活,轻松解开了腰间的束缚。

  外裤被退下半截,半勃的分身被薄薄的深色布料覆盖着,看得刘邦心里躁得像是有火在烧,恨不得一下子把它扯下来。但是仍存的理智告诉他,张良不会喜欢这般粗暴的举动。无奈只好撩起对方覆盖住小腹的衬衫衣摆,在与那人性格不符的白皙而光洁的平坦肌肤上轻吻。虽然刘邦此时根本无法忍耐,很想用牙撕磨那带着诱人热度的肌肤;可他的神智在反抗,只是做出了温柔的舔舐。

   被湿热而柔软的物体蹭过的地方没有温存,而是逐渐变凉。但是舔舐还是在继续,酥痒的感觉一次次袭来,让张良不安地扭动起腰部。他惊恐地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向这温柔的举动屈服了。

   必须得…尽快结束这场噩梦。他想。

   “你…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事……?你连廉耻之心都没有吗?”张良咬着牙,一脸厌恶。他希望能让 刘邦知道这样做也没法讨好自己。

  困兽犹斗的表现。但显然,他现在的能力对刘邦来说不具丝毫威胁。 “哦?那是什么” 没有抬头,男人额前低垂而散乱的紫色碎发中迸射出狡黠而尖利的光。狭长的眸子上方眉毛上挑,看上去让人胆寒。“为什么需要那种没用的东西?我现在要做的,只是一点点磨去你对我的防备,然后待你束手就擒后把你干到高潮,这样就能得到你了。仅此而已。”

  “你…!”

  不敢违抗他的行动……

  张良避开那目光,喉结上下动了动。

   “要是不想变成被动的结果,不如乖乖让我肏你,刚好还能免去现在的麻烦事。我可是已经厌倦了。” “别在挑拨我的耐心了。”声音沙哑而低沉,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只渴望欲望的野兽。

   张良在心里咒骂,却无可奈何。只能看着对方的手放肆地扯下自己最后的防备。

   只能……等待沦陷。

——————

写的很烂对吧_(:з)∠)_毕竟我手残……

能看完的朋友,真的很感谢你们~(比心)

评论(1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