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蛋酒_

向来只有三分钟热度。

啊…不介意的话叫在下叶子就好。

是个杂食党…并交流困难症。…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cp@一切都是命运。有你在真好。

FROZEN.

●监禁 虐待 中二病
●人物死亡
●人称诡异
●看到觉得雷的话很抱歉……


你领着他来到你的宅邸。一路上他很顺从,并一言不发。蓝色的眸子很安宁,看起来他是那样的信任你啊。

……

你把那人的外衣剥去丢进冰室,几小时后再抱出来让他品尝自己的体温 难以置信的是那个家伙还是紧紧抱住了自己——是不记得受到的虐待,还是只是因为实在需要另一个人的体温让他暖和过来?你思索的时候他开始行动了 床板发出轻微的吱呀声,伴随着轻微的棉织品出现褶皱时发出的声响。会这样发展,只是因为欲求不满而自己正在他身边。你依旧是面无表情,迎合了他的一个拥抱。暴露在空气下的肌肤溢出热量,同时得到了一个有温度的吻。他的动作很温柔,也只是因为冻僵了难以行动而已。

相拥而眠一夜,第二天醒来,等到他的身体褪去炽热,又把他关进冰室 那扇金属门后面有的只是冰冷的大理石板和白墙,你想象着他的身体和神智在低温中一点点崩溃的样子,内心很平静。这扇门后从来没有出现过将死之人为了求生疯狂锤砸锁着的门的声音,他很安静。只是偶尔会轻轻用食指关键扣响那道封锁的屏障。你知道他的手指已经冻得通红,似是要滴血。你能想象他的关节毫无血色的样子,那双曾经比自己有力多少倍的手会有一副垂死之人的模样。一开始你对他置之不理,渐渐,闻声便会说一声"我在"了。他也会轻声回应一个"嗯"——带着颤音。听声音应该是走过来靠着门坐下了,然后一切便回归寂静。

拿出来,放回去。这样的事做了好几次,他的身体状态明显越来越差了。每次做"欢爱"的事,近距离接触时他的不堪面容你能看的一清二楚。再这样下去他就死了,你是知道的。那之后每次前往冰室,你都会想,这次会不会不再能听到微弱的叩门声,或者打开门之后是不是就看不到那张毫无表情的苍白的脸还有那双温柔的蓝眸了。白墙上绽开的红色妖冶和他被它簇拥的场景时常浮现在你的脑海里。可是你不认为你在"担心";没有听到响动,你也从不会主动敲那扇白色的金属门。而你猜想的场景,实际上也没有发生。

每次开门,看你走进来,他便会拖着冻僵的肢体迎上去。每次都是熟悉的无言,每次都有安心的笑容。是啊,那之后他从未开过口,他的声音只有在做爱时以喘息的形式被你听到。不过你从未要求他开口,虽然你觉得如果是你的要求他是会照做的。

无言。

无言,

无言。

……

那天你再次打开门,他终于是闭上了眼睛的模样。瞬间你便知道,那双有着冰色却温柔的眸子你再也看不到了。他较大的身体侧卧在地上,瘦削的脸颊颜色就如他那件敞开的白色的衬衫。他的手臂在体前环绕着某个不存在的物体。这个动作你很熟悉,是你们一起在床榻上入眠时他的动作。你发现他空出的空间和自己的身材恰好匹配。不过你的心中只是想着,这具僵硬的身体是不会向自己爬过来,索取自己的温度的。你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地上,便于自己观察他的脸。接触到裸露的皮肤时,那温度让你不禁发抖了。他的表情倒是很安宁,就像是以往他看到自己在他身边时的样子。嘴角也保留着是安心而满意的笑。

你在笑什么?

你没有问出来,即使没有人会听到了。

啊,是啊,那之后他没有说过任何话,而你也是一样。

你知道,那些已知的,未知的,猜测的,否认的,想要的东西,早就被混合在一起搅烂了,冻结在名为"心"的未知空间里了。

房间被清空。你从外面锁上了金属门,再也没有进去过。你待在卧室,侧卧在白色的床单上,橘色的灯光笼罩着一切,包括你的身体。而你,侧着身蜷缩起身体,环抱住膝。

"好冷……"

心脏被冻结后出现的第一句话。你没有意识到,只是沉沉地睡去了。

……

没有什么东西会抱着你了。那么,醒来也就没有意义了啊。

最后多次出现于你的内心的红色花朵,绽放在你的身上。胸口处的红色聚合成一个曼妙的形状。是朵盛放的玫瑰。


表示写的时候还莫名挺凉快的……

[铠约](文段练习+私设)

夏日冰凉的红棕色液体,里面浮沉着亮黄色的水果切片,一切被沁染上酸甜的气息。
就着杯壁蒙上的雾气,用手指写出爱人的名字。指尖沾上水沫,是微凉的触感。那人望着自己,他澄澈红眸里闪着的碎光,融在一片柠檬香里。
——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

余光所及之处并没有出现其他的身影。回过头又确认了一遍,然后低头看着手中的柠檬红茶。铠单手拿着饮品,加了冰的液体让他指尖的苍白染上微红。传来的是刺骨的凉,身上却是令人不堪的燥热。他盯着那几片隐现在暗红里的柠檬,视线似是凝固。

“…哦,我忘了,这个夏天没有你。”薄唇微启,他自言自语道。

● 大概是守约“离开”了铠  柠檬红茶是守约曾经最喜欢在某家店点的饮品  这里是铠一个人前往曾经两人常去的那家店。

……画了下游戏里最喜欢的两个人……
p1和p2大概是兽耳化……?_(:з)∠)_
p3是原图……颜色辣眼睛……
克利切的瞳色搞错了非常抱歉(´ . .̫ . `)
p4是摸的克利切…
不会画画很难受QWQ

渴望一个自己能够安静死去的无人的地方。一个被幽蓝色的黑暗覆盖的,除自己以外别无他人的地方…空旷美好却又因为寂寞而压抑恐惧。
想在那里一直呆下去,直至死去。

大概是加了点私设的没戴兜帽的佣兵…?
…连头部都画不好了……唉。
佣兵可能是前段时间最喜欢的角色了…

[社园]同人CP风格尝试

…写了个短片段,试了一下想象中这对cp的风格……
感觉这对可能比较虐。
○大概算有私设……
○描写皮尔森的表现相对多一些
●以及皮尔森有想强上的倾向+园丁并没有接受他的情感,注意避雷……


——强装出来的好心。

“…皮尔森先生?”

——因为得不到对方回应而狂躁。

女孩紧靠在墙上,双膝微颤;草帽遮挡出的阴影,眼神里是不加掩饰的恐惧和不解。

——那么,迄今为止的那些愚蠢的非利己行为是在做给谁…?
灰褐色的眼睛眯起,放射出被他隐藏了许久的狡猾又贪婪的光

——理智的极限。

该回归本行了,他想。“毕竟我一直都是个混蛋。”

阴冷湿气很重的死胡同深处是这品区域的暗角。污浊不堪的旧墙上画满嚣狂又污秽的线条,和霉迹斑斑地面扭曲在一起,恰是在描绘着他内心深处难以示人的阴暗。皮尔森用抬起的右膝把园丁困在墙上,一只大手狠狠捏住女孩脆弱脸颊强制性地把呼喊声封在了她的嘴里;另一手冲着她的身体肆意摸了上去,下流地游走在那具纤弱又略显孩子气的身体上。

“…克利切知道艾玛小姐不会爱上自己,但还是在努力。”嘴角刻意勾起了得逞似的笑意,很难看出这次肌肉的细微牵动有多么艰难;“那么,艾玛小姐不应该给克利切一点应得的奖赏吗?”话说了出来,皮尔森知道一切都崩溃了。他终于能够张狂地笑了出来。

那话听起来无耻得很——毕竟没有人听得到一个混蛋心里的无奈和哀伤。

——疑惑。

他已经那么努力地在她面前改过自新了,舍弃了那么多利益去做一个“好人”,可她心里始终没有也不可能有他。这种恶行在他自己眼里,也不过是自暴自弃罢了。按照他以前的作风,用这种方式发泄一点也不为过。

园丁女孩身上残存的庄园玫瑰独特的气息随着他胸腔的起伏被吸进的脑部,皮尔森的行为似乎是冷静下来了。然而事实,是一直不安的心突然因为绝望放空,让他的大脑断了线罢了。

“在意一个人对于一个混蛋来说可一点也不妙。”他自言自语道。

一篇想写了很久的云亮文
但是因为懒得写所以到现在也只有一点碎片。。
在这里丢一下。是俗套ooc的垃圾。
大概是现代设定。攻为第一人称。

「 “现在想想,那个曾经和你分享星空的我真是蠢透了”
“要是没有告诉你就好了”
“那样,那一晚的星星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那之后,我的星空里,也不会…多出一个无关的你。着实让人心烦”

…你不知,曾经你就是我的星星。
那个你就是我的整个星星空

……

“喂,你就这么和身为上司的我说话?”

这话真是冰冷至极
我怎么那么久才明白,原来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人,你根本不需要那点微曦的美好
只有我愚蠢的相信,那些光给过你欣喜

只有我把我仅存的光分给了你,
却没有你心里的半点响应。

你黯淡了我的整个星穹,迫使我的心去找下一个栖身之所,却再也找不到和那个一样美好的,也再也无法回去了。

……

失望,

绝望。

……

那么,
到底还有什么在闪烁?

自嘲,后悔,狂躁,仇恨,亦或是心痛?
还是一直被我无视的,所谓“执念”?
不管怎样,得动身去找下一个星空了。 」

(出身相差很多的两人。
赵云喜欢星空
一次邀诸葛一起欣赏夜空
便爱上了他的眼睛。)

要来一只妖玩玩吗[A篇]

○大概是第一人称视角…?
○很无聊的产物。大概会死一个系列吧。(bg,bl不定)有一些大概会很短。
○主角是一个成年男性。擅长观察,包括对妖。有某种超能力辅助他发现或接近妖。
○↑大概会是个渣男(误)

透过树叶缝隙悄声钻入森林中的夜光闪烁不定,类似萤火。那一晚,隐匿于老树深处的浅溪上空,飞舞的光点汇聚成了一个女妖的幼体。

她是个单纯可爱的孩子,不过也有着调皮的天性。她最爱干的事,就是操纵萤火虫引诱踏入林中的探险者来到她居住的浅溪边,在他们迷醉于撕裂林中暗夜的星光和萤火时,悄悄靠近,把他们推到清凉的溪水里浸得湿透。看着那些落汤鸡们惊异又无奈的样子,这个干了坏事小家伙便会俏皮地眨眨荧绿色的眸子,在聚集过来的萤火里消失不见。你要是运气好,还能看到她吐舌头的可爱的样子。当然这孩子心眼也不坏,回到岸边的探险者会发现一条不知不觉间被摆在那里的干毛巾——据说这是经常来往于城市和森林之间的好友鸟妖带给她的。从她那得到的毛巾上总会带着林中野花的香气。

当然,这家伙的恶作剧只在暖春和夏季——她知道人类受凉的话,会有感冒这种不好的东西发生呢。

——春季夜里的草木香气很美妙。我眯着眼睛,站在萤火虫们起舞的溪边静待着。流水声中,不易察觉的响动正在向我靠近。就在这孩子刚刚伸手的时候,我回头盯上她的眸子。

她看起来很惊讶,不过更多的是尴尬。恶作剧被发现了,她有些紧张的离我远了些。表情还有些失望啊…就那么想看我湿透的样子吗,这小东西。

我笑了笑,自己踏入流动的溪水,然后靠着岸边坐了下来。那孩子看着我的举动疑惑地挪了过来。

“怎么可以那样对待大人呢?女孩子不可以这么调皮哦。”故意把“大人”二字咬得重了些,戏谑地看着她漂亮的眸子。伸手在她柔顺的发丝上揉了揉,顺便手指下移捏了捏那白皙的小脸。软乎乎的,很有弹性。很棒的手感。

“唔…”她好像觉得我在批评,有些难过地低下了头。小孩子真是单纯得可爱啊。

“没有批评的意思啦。倒是破坏了你的原计划很抱歉。你看,我把自己弄湿了作为补偿,可以吗?”我站起来,笑给她看。记得旅行包里有一块没有打开的巧克力,应该没有被水泡湿,便把它翻了出来,放在她小小的手心里。

“喏,森林外面的甜食。给你吃。我们那的小孩子很喜欢这种东西。不知道你城市里的朋友给你带过没?”

“你知道乌鸦小姐?…她没有呢。”她低头专心对付包装纸。看她在手上捣鼓了好久,我便拿过来帮她刨了外皮。

她咬了一小口后,便把整块塞到了嘴里。脸颊被撑得鼓起,随着咀嚼微颤。

看样子她很喜欢呢。

“那我下次再来带给你吧。我的包里就这一块了,抱歉啊小家伙。”看着那有点失望的表情,我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拿上毛巾——意料之中它正在身旁的草地上,压倒了一小片纤柔的野花。我向她摆手,示意我要离开了。她眼中的不舍正是我所预料的。

很好。看来上钩了。不过总感觉攻略这种小孩子有点不道德啊。我满意地嘴角上扬。

“那么约好了哦。”不远处稚嫩的声音朝我喊到。

“嗯。”我没有回头。离下一次相见,应该会很快吧。

那个曾经往我的怀里塞了一把糖果的人,至今……
仍在我的脑内世界折磨着那个“我”。
虐杀…但又不至死;那人赋予“我”不死之躯,让我无法扼杀那个自己,只能和他一样一直体会着被创伤的滋味。
——剥开伤口,一遍又一遍。

[羿东]JEWEL

●ooc慎
●现代设定(两人为同事)
○来自一首同名曲的脑洞(其实好像并无关联)
○大概都是片段形式,每次非常短小,而且风格变得会很快(:3_ヽ)_(最近智商不够写不了像样的文了QWQ)
○大概会更新几次


(一)

    那人的是肤色一种异于大多数东方人的白皙。身为男性和自己一样是少见的长发。那近乎白色的发丝掺杂着若有若无的蓝银色,平日里总是很随意的扎起下垂至腰以上的位置。眼睛是很淡的蓝,不像耀眼日光下极晴的天空是惊艳的深色,但是却如透过冬天枯褐冷枝看到的天空的颜色,没有任何水汽的空明,清晰却有着高处的飘忽感。后羿眼中,那色如掺杂了少量氧化钴制出的玻璃。很干净,也很淡漠,就像话很少的他一样。
   “呐,”将视线从显示屏上转移,后羿发现那人正盯着自己。东皇将口中的水饮下,喉结随之动了动。纤长手指拧上瓶盖的同时,他接着说:“有没有人评论过你的眼睛?它们真的很好看——像某种宝石。比颜色相似的琥珀看起来还要名贵一点的那种。”
   后羿没有说话,转回了头。

“没有。”

   这反应很冷淡,他自己都察觉到了。虽然他一向如此。不过这下那人也该识趣的闭嘴了吧,他想。东皇太一的确也没再说什么,但后羿感觉自己好像被观察了一阵——这让他觉得很不自在。余光中那双蓝眸好像闪着什么未知的神色。后羿不在意也不想去看仔细。东皇短暂的休息结束了,精力也重新集中在了工作上。小范围内的空气又重归一直以来的无声。

第一个片段。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唉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