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无眠

|・ω・`)唔……

是个三分钟热度杂食者哦。

有交流恐惧症。很想交朋友但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怎样才能做一个让别人喜欢的人。

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可以拥抱的人。

喜欢电音和鸟类。把喜欢的东西写进来…有些幼稚吧。(´๑•ω•๑`)

cp@一切都是命运。是陪伴着我的天使。(*/ω\*)

[白狄]我的桌宠果然有问题(二)

⚠ ●有点ooc 慎  性格和原本的有偏差
      ● 李白人设魔幻慎入
      ● 高一生狄 桌宠衍生意识体白(设定初始年龄22岁)
      ○文笔惨淡
     ○ (一)是好久之前发的,(二)极度短小。

正文▼

期末考试前昔是高中狗们普遍忙得不可开交的阶段。但是对于狄仁杰这样的好学生,当然会在学校布置的海量试卷外自己买习题册做。于是每学期的这个时候,我们的班长大人每天都会异于常人地憔悴。同学们一看就知道,学霸狗这是又熬夜做题了。

夜深人静,手机桌面上的的小人早已"进入睡眠状态"。他使用这款可以自己设定形象的桌宠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哈…撑不下去了。睡觉吧还是……"又是一次熬夜苦读。狄仁杰抬起干涩得发疼的眼瞟了眼挂钟,一点十分。"希望明天上课可别犯困啊……哈啊。"打了个哈欠后,他收拾起毛巾和睡衣准备粗略地洗个澡。体力实在是有些不支,他感觉自己的双腿有些软。正准备扶着墙出卧室门却听见一声噪音,书桌一侧高高堆起的书本哗啦一下全倒了,歪在桌面上压住了放在一边的手机。"…该死……今天先不管了吧。"他拖沓着步子向浴室挪动。


十分钟草草洗完,顺带冲了个头发。还没等湿头发还没吹干他便一头栽在枕头上,疲惫感让他不想再动一分一毫。"啊…关灯……"手臂无奈地伸到床头的开关处,摁下后立刻抽回来砸到床垫上。看起来他是真的累坏了,毕竟平日里他都无法忍受这么杂乱的书桌,甚至连书本都必须按类别堆放。这次他躺下后很快便去找周公下棋了。

……

时间是两点整。安静的房间突然出现一声响动,白色雾气随即由桌面四散而来。雾散去,一个男子的身影显现出来。高大的身躯盘腿坐在书桌上,身侧是成堆的书。闪着粼粼冷光的蓝眸最先清晰起来,眼神里充斥烦躁和无奈。他警惕地转头盯着床上,确认了这响动并没有惊醒熟睡中的人。显形时他头上还顶着一本摊开的书,现在正随着他头部的动作摇摇欲坠。一个激灵,男子慌乱接住了它。"掉到地上可就神作了……"不过这家伙也是睡得死,刚才那么大声都没有反应。"男子挑眉看着狄仁杰散发状态的轮廓,知道他真的很累。"看来根本不用等这么久他就睡熟了。唉,现在的学生好辛苦啊…不过这也不是把我压在书下的手机置之不管的理由。诶在下的腰……嘶"男子皱起眉。即使是昏暗的光线里,他的身形还是一样挺拔好看,英气无法遮挡。他站到地上,把手伸向了之前埋过自己的书堆。"这么乱还真是少见啊……在下帮着收拾一下倒也无妨。"说着便按照己定的分类方式整理起来。把一切摆放得让自己满意后,他还走到床头拿起空调板调高了一度。"也不知头发吹干了没啊…洗出来没多久就上床了。没干吹空调会着凉的吧。"男子盯着狄仁杰的睡颜。昏暗中依稀可见他眉头微皱。"哟,做梦了?"伏在床边的他在心里轻笑。"放下头发的样子感觉比平日里顺眼多了啊,温顺了不少。"说着便轻轻抬手,玩弄般挑起一缕发丝。

然后,眉头一皱。

"嗯?还这么湿?"

……

睡不醒的早晨依旧是被闹钟叫醒。狄仁杰睡眼惺忪地摁掉手机,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手机里桌宠熟悉的问候声传来。

"阁下,早安。今天要做些……""以后还是不熬夜了…哈啊……感觉没睡醒啊。白天还有那么重要的功课……嗯?"他抬头看到了待机状态的空调。"…关着的?难怪感觉很热……我记得昨晚我开了啊。"他摸了摸头发。"唔,还好干了。"抬手去拉窗帘,阳光照进房间的瞬间他突然感觉又哪里不对。余光里有的东西好像和记忆有误差。狄仁杰的视线落在书桌上。"嗯?昨天这里好像是乱的……是我忘了自己整理过了吗?额…这完全按照书本大小摆放的方式,看来不是我做的了。昨晚我妈进来过?"他没有多想,走进洗手间洗漱。

刷牙时狄仁杰盯着镜子里满嘴泡沫的自己,心里又在思量着为什么手机从书桌上跑到了床头柜。"是放桌上了没错……也许是老妈顺手帮我拿过来的吧。"

他没看到的是,此时他手机桌面上的小人正在因为他早上的忽视赌气地背对屏幕坐在地上,拿着酒葫芦仰头大口地饮着。"嗝…大半夜帮你收拾了书桌,还是连早上的问候都不理。哼…嗝。"

好久都没写文了……连这么短小的东西还是之前写完存起来的_(:з)∠)_

从来都无法坚持做任何一件事,而且没有任何长进。。我好糟糕啊。

。非常感谢看完的各位|・ω・`)

《嫁给非人类》
很可爱的番。
。这是一个没人会看见的安利……

铠约。
一想到接下来就要画衣服了瑟瑟发抖_(°ω°」∠)_

[白狄]我的桌宠果然有问题 (一)

⚠ ● ooc慎 性格可能和原本的有偏差
      ● 李白人设魔幻慎入
      ● 高一生狄 桌宠衍生意识体白(设定初始年龄22岁)
      ○文笔惨淡
  
      ○ (一)里李白的形象是个彻底的桌宠_(°ω°」∠)_

正文    
  ▼

"哟,我们的班长大人还在学习啊。"坐在课桌上的男生笑嘻嘻地搭话,用手机在桌子主人面前晃了晃。"课间了还做什么题啊,来看看我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说了多少次,别坐在桌子上——尤其是我的桌子。身为学生这成何体统。"男生一副厌烦的样子把目光从摊开的习题册上移开,盯着这个打扰自己的不识趣的家伙,"说过多少次教室里不许用手机,每次都这么明目张胆看来我今天是一定得上报班主任了。"

"好啦,别这么古板嘛班长大人,我知道你不会的。毕竟咱们交情这么深~"男生完全是不当回事的样子,"这次还不是为了给你安利点有趣的东西。喏,看这个。"说着用手指戳了戳手机屏幕。屏幕里有一个小人在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被男生戳到脸便有些委屈地护住转过身去,像是被弄疼了似的。

"你又要给我安利?得了吧,每次都是些烂七八糟的东西。上次是什么来着,女仆装萝莉本,还是幼女养成的漫画?"狄仁杰紧皱着眉头,一副标准的严厉班长说教不务正业学生的语气。"你看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身为学生,想想你的所作所为。我都觉得不堪回想……哦对了,就之前那个,下次别再擅自把那种不雅观的图点开举到我面前了,我受不了。"看样子他有一副要把旧账都翻出来的气势。

"唉,所以说狄哥你这真是传统直男眼光品味老套。"男生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萝莉可是世界的宝物啊。那脸蛋那小手,啧啧。现在的男生不是都很喜欢那种类型的吗。"

"打住,不多说,反正不做完安利你是不会停止打扰我的对吧?"对于一说到这些事就兴奋的朋友他只能无奈地插上笔帽,"给我看看你又找到了些什么'好东西'。"

"嗯嗯,就这个,桌宠。"狄仁杰看着他手机上那个目光羞怯的小人,那是个穿着女仆装散着银白色微卷长发的女孩子,一双冰蓝色的大眼睛正羞怯地盯着屏幕的这端。"这款桌宠软件的亮点就在于,可以自己塑造喜欢的样子。五官脸型头发服装等,都可以自己决定。看,我女儿可爱吧。她是个有点胆小的乖孩子哦。"男生用手指抚摸了一下萝莉的头,她红着脸笑了,裙摆微微摇动。"还可以选择性格。感觉可以说很良心了。"

"…又是女仆装萝莉。"狄仁杰看着他一脸变态相,皱起了眉头。

这家伙成天把女仆装萝莉挂在嘴边,还经常拿着萝莉的图片到我这感叹活在三次元的单身狗的悲哀,是有多寂寞啊,啧啧。

他的心里是这么想的。

看着男生和桌宠简单的互动,狄仁杰倒是有些动心。对学校要求严格,经常不苟言笑的他其实亲密的朋友并不多,除了这少有的几个还有家人以外,日常里基本没有什么和他人交流的时候。虽然耳边清净也挺好,自己也不觉得孤单,但是有个可以和自己互动的人之外的小东西感觉也不错。他想过宠物,然而又觉得照顾起来很麻烦……于是第一次接触桌宠他便动心了。

"要吗?"看起来,发现狄仁杰特例地没有那么反感后,男生对自己这次安利成功还蛮开心的。

"嗯。软件叫什么?"

"下载地址我马上发你。能在你这安利成功真是太稀奇了哈哈。"

"…爱好不同。"

于是放学到家狄仁杰的第一件事便是给手机连上WiFi,迅速下载了那个软件。打开后,第一个出现的便是第一个人设环节。性别那里,正直的他毫不犹豫地选了男。"很好奇那家伙把那个女孩子的形象放在桌面上成天盯着看,不觉得自己像个变态么。"

接着是脸型,以及发色和瞳色。他选择了自认为看着舒服的栗色短发配蓝眸。不过他中意的那款发型,头顶有一根桀骜不驯的呆毛。向来一丝不苟的狄大人觉得这看起来有些零碎。"没事…不怎么影响整体。大概。很多人是不是还觉得这就是'萌点'啊。"看着屏幕里模样已经有了大致,穿着简陋白衬衫的俊俏小人,那双有些桀骜气息的澄澈凤眼仿佛也在打量着自己。他弯了下眼。"倒是的确挺可爱的。"

"脸色有点太白了,稍微调整一下……有点缺少毅气。"狄仁杰喃喃自语着。终于,花了他宝贵的半小时学习时间后,桌宠人设建好了。他有些心疼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钟显示。"倒也没有大碍。"最后是服装。他自己搭配了一套看起来很有小说里剑仙风格的衣服。狄仁杰很仰慕剑客,羡慕他们的不羁气质和盖世剑法,以及任意行于江湖间的自由。

确认键按下,形象设置成功的提示框便弹了出来。"阁下,去主页面看看你的新桌宠吧!"摁下主屏键,不同于往常的白色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初次见面,阁下。"突然响起的男声干净清朗,"今天起李某便是阁下的桌面助手了,日后的共处生活中希望能帮到阁下。"穿着缀着红色饰坠的黑领白袍的男子站在那里,有些狡黠意味的狭长凤眸眯起,望着屏幕这端创造了他的人。

"…自己有名字的吗。"那人的唇角是向上勾起的,笑得自信,似乎略带一些高傲。这款桌宠虽然是以缩小的动漫风形象示人,但是性格特性倒是很鲜小时学习时间后,桌宠人设建好了。他有些心疼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钟显示。"倒也没有大碍。"最后是服装。他自己搭配了一套看起来很有小说里剑仙风格的衣服。狄仁杰很仰慕剑客,羡慕他们的不羁气质和盖世剑法,以及任意行于江湖间的自由。

确认键按下,形象设置成功的提示框便弹了出来。"阁下,去主页面看看你的新桌宠吧!"摁下主屏键,不同于往常的白色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初次见面,阁下。"突然响起的男声干净清朗,"今天起李某便是阁下的桌面助手了,日后的共处生活中希望能帮到阁下。"穿着缀着红色饰坠的黑领白袍的男子站在那里,有些狡黠意味的狭长凤眸眯起,望着屏幕这端创造了他的人。

"…自己有名字的吗。"那人的唇角是向上勾起的,笑得自信,似乎略带一些高傲的气质。这款桌宠虽然是以缩小的动漫风形象示人,但是性格特性倒是很鲜明。

"看来人设还有点意思…就是感觉缺把剑啊。"狄仁杰有些惊喜地看着自己半小时的成果。"…这么标致的剑客,我却没法给你配得上的剑。"狄仁杰在想,要是「其他」那一栏里能添些饰品以外的东西就好了。正说着,只见剑客双指并拢,朝天一指——也就是狄仁杰的手机桌面上方,立刻有一把剑飞进了屏幕。剑客御剑来后,便秀了一套操作,熟练的剑法让一直盯着他的人看的一愣一愣的。"这款桌宠…这么神奇的吗。"

既然桌宠的事已经处理好了,那么就要学习了。学霸杰在高效处理完学校作业后还留了些时间给自己做额外任务,所有事情都做完后已经十一点了……然而这是普通学生还在熬夜赶作业的时间。为了第二天的听讲,他打算这就休息了。摁下手机锁屏键,发现桌面上的小人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头顶上的呆毛随着头部轻微的晃动摇摆着。"就这么站着睡了啊…"狄仁杰盯了会自己手机的初始壁纸,二话不说搜了张床单的图案换做了桌面,然后就去洗睡了。

"阁下,早安。"第二天早上一如既往地摁掉手机闹钟,迷糊中的人被意料外的声音弄得清醒不少。他想起来自己昨天起多了个桌宠。手机里的小人笑得很灿烂,帅气的形象在手机奇怪的壁纸上看着有点违和。"怎么大早上笑得这么灿烂…我都快困死了好吗。"狄仁杰皱眉嘀咕。他突然一想,这家伙昨天睡得比自己早。

"唉,一个桌宠而已,想这些干嘛。"他把手机关了机装进了书包。

(一)END.

谢谢阅读|・ω・`)

好久不写这两个人,性格把握不好了……希望不会被太嫌弃(´๑•ω•๑`)

李白的设定是桌宠衍生意识体。桌宠形态的设定是从梦梦奈得到的启发。
(●很迷的设定,建议无视以下_(:з)∠)_)
从桌宠形象被狄仁杰创造之后这个意识体便存在了。最开始无法独立人性化,只能依附于手机化形。就是说如果他要切换人形态,那么他的存在就要和狄仁杰的手机交换。变回桌宠手机才会再次出现。这个阶段手机要是经历了什么大刺激,比如磕碰什么的,那么感官便会联系到李白的意识体上。
手机各部分不对应意识体的肢体。桌宠形态的李白感官很简单,比如手机受损,只会知道自己"疼",但没有特定的部位。
到后面的情节里他就可以独立化形了,也就是人形态的李白和手机可以同时存在。
人形状态下会有和人一样健全的感官和情感,并且会和手机断开关联。比如这个时候摔了手机他也不会觉得疼(什么例子啊…)
依附手机化形的状态下吃东西的话会补充电量……(我自己都不忍直视这个设定QWQ)
。以及形态切换时会有雷人的烟雾出现。(咦)

○打算写下去…但不知道能不能坚持_(:з)∠)_

FROZEN.

●监禁 虐待 中二病
●人物死亡
●人称诡异
●看到觉得雷的话很抱歉……


你领着他来到你的宅邸。一路上他很顺从,并一言不发。蓝色的眸子很安宁,看起来他是那样的信任你啊。

……

你把那人的外衣剥去丢进冰室,几小时后再抱出来让他品尝自己的体温 难以置信的是那个家伙还是紧紧抱住了自己——是不记得受到的虐待,还是只是因为实在需要另一个人的体温让他暖和过来?你思索的时候他开始行动了 床板发出轻微的吱呀声,伴随着轻微的棉织品出现褶皱时发出的声响。会这样发展,只是因为欲求不满而自己正在他身边。你依旧是面无表情,迎合了他的一个拥抱。暴露在空气下的肌肤溢出热量,同时得到了一个有温度的吻。他的动作很温柔,也只是因为冻僵了难以行动而已。

相拥而眠一夜,第二天醒来,等到他的身体褪去炽热,又把他关进冰室 那扇金属门后面有的只是冰冷的大理石板和白墙,你想象着他的身体和神智在低温中一点点崩溃的样子,内心很平静。这扇门后从来没有出现过将死之人为了求生疯狂锤砸锁着的门的声音,他很安静。只是偶尔会轻轻用食指关键扣响那道封锁的屏障。你知道他的手指已经冻得通红,似是要滴血。你能想象他的关节毫无血色的样子,那双曾经比自己有力多少倍的手会有一副垂死之人的模样。一开始你对他置之不理,渐渐,闻声便会说一声"我在"了。他也会轻声回应一个"嗯"——带着颤音。听声音应该是走过来靠着门坐下了,然后一切便回归寂静。

拿出来,放回去。这样的事做了好几次,他的身体状态明显越来越差了。每次做"欢爱"的事,近距离接触时他的不堪面容你能看的一清二楚。再这样下去他就死了,你是知道的。那之后每次前往冰室,你都会想,这次会不会不再能听到微弱的叩门声,或者打开门之后是不是就看不到那张毫无表情的苍白的脸还有那双温柔的蓝眸了。白墙上绽开的红色妖冶和他被它簇拥的场景时常浮现在你的脑海里。可是你不认为你在"担心";没有听到响动,你也从不会主动敲那扇白色的金属门。而你猜想的场景,实际上也没有发生。

每次开门,看你走进来,他便会拖着冻僵的肢体迎上去。每次都是熟悉的无言,每次都有安心的笑容。是啊,那之后他从未开过口,他的声音只有在做爱时以喘息的形式被你听到。不过你从未要求他开口,虽然你觉得如果是你的要求他是会照做的。

无言。

无言,

无言。

……

那天你再次打开门,他终于是闭上了眼睛的模样。瞬间你便知道,那双有着冰色却温柔的眸子你再也看不到了。他较大的身体侧卧在地上,瘦削的脸颊颜色就如他那件敞开的白色的衬衫。他的手臂在体前环绕着某个不存在的物体。这个动作你很熟悉,是你们一起在床榻上入眠时他的动作。你发现他空出的空间和自己的身材恰好匹配。不过你的心中只是想着,这具僵硬的身体是不会向自己爬过来,索取自己的温度的。你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地上,便于自己观察他的脸。接触到裸露的皮肤时,那温度让你不禁发抖了。他的表情倒是很安宁,就像是以往他看到自己在他身边时的样子。嘴角也保留着是安心而满意的笑。

你在笑什么?

你没有问出来,即使没有人会听到了。

啊,是啊,那之后他没有说过任何话,而你也是一样。

你知道,那些已知的,未知的,猜测的,否认的,想要的东西,早就被混合在一起搅烂了,冻结在名为"心"的未知空间里了。

房间被清空。你从外面锁上了金属门,再也没有进去过。你待在卧室,侧卧在白色的床单上,橘色的灯光笼罩着一切,包括你的身体。而你,侧着身蜷缩起身体,环抱住膝。

"好冷……"

心脏被冻结后出现的第一句话。你没有意识到,只是沉沉地睡去了。

……

没有什么东西会抱着你了。那么,醒来也就没有意义了啊。

最后多次出现于你的内心的红色花朵,绽放在你的身上。胸口处的红色聚合成一个曼妙的形状。是朵盛放的玫瑰。


表示写的时候还莫名挺凉快的……

[铠约](文段练习+私设)

夏日冰凉的红棕色液体,里面浮沉着亮黄色的水果切片,一切被沁染上酸甜的气息。
就着杯壁蒙上的雾气,用手指写出爱人的名字。指尖沾上水沫,是微凉的触感。那人望着自己,他澄澈红眸里闪着的碎光,融在一片柠檬香里。
——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

余光所及之处并没有出现其他的身影。回过头又确认了一遍,然后低头看着手中的柠檬红茶。铠单手拿着饮品,加了冰的液体让他指尖的苍白染上微红。传来的是刺骨的凉,身上却是令人不堪的燥热。他盯着那几片隐现在暗红里的柠檬,视线似是凝固。

“…哦,我忘了,这个夏天没有你。”薄唇微启,他自言自语道。

● 大概是守约“离开”了铠  柠檬红茶是守约曾经最喜欢在某家店点的饮品  这里是铠一个人前往曾经两人常去的那家店。

……画了下游戏里最喜欢的两个人……
p1和p2大概是兽耳化……?_(:з)∠)_
p3是原图……颜色辣眼睛……
克利切的瞳色搞错了非常抱歉(´ . .̫ . `)
p4是摸的克利切…
不会画画很难受QWQ

渴望一个自己能够安静死去的无人的地方。一个被幽蓝色的黑暗覆盖的,除自己以外别无他人的地方…空旷美好却又因为寂寞而压抑恐惧。
想在那里一直呆下去,直至死去。

[社园]同人CP风格尝试

…写了个短片段,试了一下想象中这对cp的风格……
感觉这对可能比较虐。
○大概算有私设……
○描写皮尔森的表现相对多一些
●以及皮尔森有想强上的倾向+园丁并没有接受他的情感,注意避雷……


——强装出来的好心。

“…皮尔森先生?”

——因为得不到对方回应而狂躁。

女孩紧靠在墙上,双膝微颤;草帽遮挡出的阴影,眼神里是不加掩饰的恐惧和不解。

——那么,迄今为止的那些愚蠢的非利己行为是在做给谁…?
灰褐色的眼睛眯起,放射出被他隐藏了许久的狡猾又贪婪的光

——理智的极限。

该回归本行了,他想。“毕竟我一直都是个混蛋。”

阴冷湿气很重的死胡同深处是这品区域的暗角。污浊不堪的旧墙上画满嚣狂又污秽的线条,和霉迹斑斑地面扭曲在一起,恰是在描绘着他内心深处难以示人的阴暗。皮尔森用抬起的右膝把园丁困在墙上,一只大手狠狠捏住女孩脆弱脸颊强制性地把呼喊声封在了她的嘴里;另一手冲着她的身体肆意摸了上去,下流地游走在那具纤弱又略显孩子气的身体上。

“…克利切知道艾玛小姐不会爱上自己,但还是在努力。”嘴角刻意勾起了得逞似的笑意,很难看出这次肌肉的细微牵动有多么艰难;“那么,艾玛小姐不应该给克利切一点应得的奖赏吗?”话说了出来,皮尔森知道一切都崩溃了。他终于能够张狂地笑了出来。

那话听起来无耻得很——毕竟没有人听得到一个混蛋心里的无奈和哀伤。

——疑惑。

他已经那么努力地在她面前改过自新了,舍弃了那么多利益去做一个“好人”,可她心里始终没有也不可能有他。这种恶行在他自己眼里,也不过是自暴自弃罢了。按照他以前的作风,用这种方式发泄一点也不为过。

园丁女孩身上残存的庄园玫瑰独特的气息随着他胸腔的起伏被吸进的脑部,皮尔森的行为似乎是冷静下来了。然而事实,是一直不安的心突然因为绝望放空,让他的大脑断了线罢了。

“在意一个人对于一个混蛋来说可一点也不妙。”他自言自语道。

一篇想写了很久的云亮文
但是因为懒得写所以到现在也只有一点碎片。。
在这里丢一下。是俗套ooc的垃圾。
大概是现代设定。攻为第一人称。

「 “现在想想,那个曾经和你分享星空的我真是蠢透了”
“要是没有告诉你就好了”
“那样,那一晚的星星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那之后,我的星空里,也不会…多出一个无关的你。着实让人心烦”

…你不知,曾经你就是我的星星。
那个你就是我的整个星星空

……

“喂,你就这么和身为上司的我说话?”

这话真是冰冷至极
我怎么那么久才明白,原来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人,你根本不需要那点微曦的美好
只有我愚蠢的相信,那些光给过你欣喜

只有我把我仅存的光分给了你,
却没有你心里的半点响应。

你黯淡了我的整个星穹,迫使我的心去找下一个栖身之所,却再也找不到和那个一样美好的,也再也无法回去了。

……

失望,

绝望。

……

那么,
到底还有什么在闪烁?

自嘲,后悔,狂躁,仇恨,亦或是心痛?
还是一直被我无视的,所谓“执念”?
不管怎样,得动身去找下一个星空了。 」

(出身相差很多的两人。
赵云喜欢星空
一次邀诸葛一起欣赏夜空
便爱上了他的眼睛。)